Takara

很多人都会到 Takara 吃饭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吃完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他们主打 Sukiyaki 所以某个冬夜我们一家人就去了

Advertisements

Okamé

如果你还是日本食堂的粉丝  只认识 Juji-ya 还是其他日本 traiteur  那么Okamé神殿级的存在你一定要感受到! 以上 Okame 235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75008 Paris

Blueberry – Maki Bar

这是在 Yanyan 还没有离开法国前我们和 Fengying 一起来的一间 maki bar 当时非常的火,很难定位,就算定位了还限时。aiks! 不过因为地点赞,气氛妙,很舒服,而且菜单很有创意,最后结果很好吃,那就算了。要不是 Lengué 的出现我应该会很执着只来这里。 一开始就很花俏,真开心。 – Tataki de Saumon mariné au Yuzu, Framboise, Mangue Fraîche, Ciboulette Thaï, Écorce de Yuzu… Read more “Blueberry – Maki Bar”

Mori Yoshida

去了几次 Mori Yoshida,对他们的甜品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就是[都好!都好!]而已,已经找不到以前那种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去买你吃的冲动了。 在店里看过两次厨师走出来,店里的设计很白很简洁,每一个装潢象写着 [我是日本设计]。 没有一个甜品的名字我记得了哈。 这是一个 Sirop d’érable 主打的甜品,我非常喜欢 Sirop d’érable,蜜糖一样的感觉,听说非常养生*听说*,里面还有 caramel beurre salée 和巧克力,打底 biscuit 也很好吃。 这个在店里有注明必须在 45 分钟之内放进冰箱不然整个融。 还用说吗。 吃起来没有图片看得那么脆。失望。 长相很中秋节快乐的样子。很像是 darjeeling tea mousse 之类之类的,忘记了。很惊讶的很不好吃,一半没有吃完,疯掉。… Read more “Mori Yoshida”

[Singapore] Ichiban Boshi

想到日本餐,最近想叹气。 最近吃很多,终于有法国的日本餐比较无趣的感想,重点是:而且也没有炙り寿司。 炙り寿司,aka ABURI SUSHI,法式一点的话叫 Sushi Flambé (发明词,别查了), 就是用火枪对生肉喷,搞得上面熟了下面不熟,放在口里都化掉一样的温暖口感,温暖 ~ Aburi Salmon LOVE AT FIRST BITE (  ்́ॢꇴ ்̀ॢ)♡ 今年年头在新加坡的时候和 caiying 例行到处去吃,她请我到 serangoon 附近的 Ichiban Boshi 吃午餐 ,那天我们一路睡到下午两点多,吃午餐时已经4点了。现在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想到以前可以常常睡到那么迟,往事只能回味。 这个世界上只有新加坡才有… Read more “[Singapore] Ichiban Boshi”

(Asuka) Rakuda

什么社交网络我都参一脚。所谓参一脚,不是注册了半年发一次,而是活跃会员,所以我很忙,可是不要误会沃野很热衷于学业和工作,是个优良好学生好同事好基友哟。最近在 instagram 上佛楼了一个日本人:nepoja ,每次可以在他的照片堆看到很多巴黎有趣的地方,一发现 Rakuda ,就很激动下,mark 成[必去不可]地。 Weikai 从英国过来,我马上不知颜耻地带他去尝鲜。 这是我去过最小的餐厅。 不要看我接下来拍那么多,整个餐厅只有一排桌椅,4、5 个位子。我都想不到!实在想不到! >.< 再来,这是我来过最家庭、最家庭的餐厅,就像来到某个人的家,里面摆着他家杂物,和他乱堆的书籍画作,小暖气,年轻时的照片。餐厅只有她老公和她,她是一个热情的噢把伞。 打开 menu,就可一看到热情的欧巴桑年轻时在巴黎的威武姿态,照片很明显也是在蒙马特拍的,可见得这家店有多久了,ça date, hein. 旁边是一个美国人和她的狗,非常害怕拍照的狗,通常狗都不知道相机是何物,可是只要我拿起相机瞄准,它就乱窜,她主人叫它乖乖让我拍,它才坐好来看着我,这种虐心虐肺的表情我最喜欢。 年老的欧巴桑至少30年前在巴黎和她老公的合照。 当时就是因为看到东京地铁图做桌垫才很有好奇心的。 其实分量很大的 tuna puree,里面的香味还参杂了莫名的 citrus,好吃到呱呱叫。 还没结束,再来一个分量很大的沙拉,不爱吃菜的人觉得还挺好吃,主要是本来很着迷日本的 salad dressing… Read more “(Asuka) Rakuda”

Izakaya – Taishoken 3

Taishoken 越来越厉害了,从本来的小面馆(而且还不是非常好吃),又开了一个半面馆半居酒屋的在 Champs Elysees 旁的小路(而且还不是好服务),到现在又开了第三间的居酒屋,3年里是一个怎样的扩大过程

Guilo-Guilo – Juillet

8月又到了,提醒我7月的 GUILO GUILO 菜单我还没有和朋友分享,我不是人 T_T 这个月和 Q&Y 去,感觉非常的不同,吃货心灵得到巨大的很满足,哭,哭。 因为最近恋火攻心,吃的这些是什么我也不记得这些是什么了,各位凑合看吧 (有恋爱没人性的货你拿我怎样) 我觉得这个很激动人心所以我解释一下,在这之前的几天,我在weibo许愿: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喝红酒配 Tonkatsu TADAH ! 在 guiloguilo 没有选择性的情况下,我竟然第一次在这里吃到 tonkatsu,还刚好点了 Margaux 洗嘴巴的小 sorbet, Salsifi Sorbet   !:Guilo-Guilo 将关门到8月中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