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Bal Café || Fondation Café || Ten Belles || Belleville Brûlerie

喝咖啡是很见仁见智的行为,因为有些人喝酒喝到凌晨,却会说自己咖啡一滴不沾。Ten Belles 前 barista Chris Nielson 开的咖啡厅,我就特别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加上各种网站的宣传,都说这是 best coffee in Paris ,我就特别想去看看几 best,能有我最喜欢的 Loustic 一般好吗。

Read More

Loustic

5年来风雨不改 最称心意咖啡馆

Read More

Holybelly

上个星期,我和 yanyan 还有 yuxi 一起去 Holybelly 吃 brunch,前几个星期因为 yanyan 的关系,和 sugared&spiced也来过,没想到和 tuck shop 一条路上 (tuckshop 重来没有 update 过),很可爱的地方,里面的厨师和 s&s 是 Ferrandi 的同学 。因为只是喝咖啡和吃个 brownie,离开的那个时候觉得:也就这样吧/// 目前没有地方的咖啡战胜咖啡之神  Loustic 虽然说 brownies 也不错,可是还好,可能吃的时间不对。 人很多装修也好一整个澳洲风很大。杂志栏卖比 Monocle 还要贵的 Kinfolk ,最新一期的还不许人家阅读,内容和 Monocle 比起来单调太多了。因为我是属于喜欢广告派的,大街上每个星期四派的 Stylist 我最喜欢了。 扯远了,用线拉回来。 在他们家吃完不惊艳的甜品和没有其他地方好喝的咖啡的周末后,我礼貌性问一下坐在我对面的同事周末 ca a été,她很激动啊好像今天来上班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一样,说她男友带她去吃最好的 brunch 如果是她说的我可能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可是我是她男友的粉丝,她男友主持以下网站(点击电梯直达)和客串以下网站(点击电梯直达 ).. 二话不说,就算上个星期 yanyan 不能陪我,没有人能陪我,星期六睡不醒也会醒着过去。我想说果然一点点都不让我失望,我太激动了。我是一个很有规律在 cravings 的人: 星期一到星期五,会很想吃港式云吞面,因为这里没有那种神云吞面,也有不能替代的港式鸭面代替。一到周末,我就会很蛋控,吃不到鸡蛋我就很抓狂,要 sunny side up, sunny side […]

Read More

Marcovaldo

这个是前几个月 weikai 从英国过来的时候我们一群人一起去的咖啡厅。

Read More

Café Lomi

ヽ(;▽;)ノ ….  OPS 好久不见 一个多月回到了南国,在南国呼风唤雨的享受生活,一点都没有像在巴黎那么的有办法挤出时间去传照片+更新。 在回南国的一个星期前,我和 minmin 很闲地走到遥远的被人遗忘区,试试现在各个咖啡馆的老祖母: Café Lomi 说老祖母是因为 Lomi 供应咖啡豆给巴黎许多新开的咖啡店。 Café Lomi 是一间咖啡商店,烘培咖啡豆,还设了咖啡馆,并且开班授课。 咖啡馆做得跟仓库一样,salle 的后面是一个类似咖啡工厂的地盘,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烘培机器。 整个环境很宽敞。 Scones aux pépites de chocolat, cheesecake, hot chocolate, mocha 全部都还好而已,比起 Ten Belles 就没有那么好了。Ten Belles 是我目前心中的白鸽~ 长得和牛油一样的 clotted cream 咖啡在我来说就是咖啡,什么形式的 Blend 都好。。。 其实我特地跑来这里,也喝不出咖啡祖母店泡出来的咖啡到底是不是比较好喝。厄。。 像这个环境那么摩登的地方,但在这一区,从附近几条街下来,都是黑人群集的商店,和看起来像有毒品交易的角落。 可是你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进来的人都像来自天堂 16 区,这就叫做 :[巴黎不可思议] 离开后我和 min 马上跑 (跑步)到 Black Market ,眼看着 Barista 把铁闸门拉下,我的心都碎啦。。。 ps: […]

Read More

Café Craft

Encore et encore.. Café Craft  象图书馆吧,人人一台电脑。 这次的热饮非常不好喝,上次泡咖啡的那位下班了,吧,因为进门前看他坐在门口的凳子休息,后来就没看他进来过。 Rachel’s Cakes 竟然也提供抹茶蛋糕。我越来越崇拜你们了。

Read More

Ten Belles

我拉着 minmin 还没有进去,就在门口呆住了 那个不是 Téléscope 的猛男muah? 快看min min , 快看! 戴着帽子,酷酷的在吧台和萌男调情,我的眼睛瞪圆又深情,马上就被发现了,他萌萌地退开,另外一个萌男叫我进去,吸铁啊,咻咻! 进去爬楼坐下啦。 Ten Belles 的老板,Thomas Lehoux 之前在 caféothèque 当 barista,现在是 Frog Fight ( 巴黎 Barista 比赛)的主办人,反正是目前巴黎 barista 的小英雄。^^ Ten Belles 的咖啡豆从 Téléscope 购买,Téléscope 也是一家 torréfacteur,只是他会借用 Coutume 的机器烘培,这就能解释 minmin 为什么在 Coutume 看到萌男在 Coutume 烘咖啡的原因。萌男很忙。 看到满满的 Gianduja 70% 简直就是太开心啦。Gianduja是巧克力的顶级原料。酷酷酷! Gianduja Chocolat, Chaud, shok shok shok ! Latte 全城焦点所在。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