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 Lignac

自从我五月初搬家到现在,遇到很多不顺利的事情,比如说被搬家时被盗窃,搬家后合同出问题,最后是地方太小。 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很靠近很靠近  Rue Paul Bert, 在我心中 rue Paul Bert 就是 rue Nom Nom ,走过去大概只要5分钟哟! 在街角有一间 Cyril Lignac,就是 Top Chef 里的那个南方来的裁判,Pain 的发音很奇怪那个。 很多乳头的 Tarte au citron 是不是很可爱呀? Paris… Read more “Cyril Lignac”

Carl Marletti : Le Censier, Le petit Lily, MF praliné

Le Censier : 就是以 Carl Marletti 落脚的地段为名的小甜品。黑巧克力ganache,做成 quenelle,看过 video 知道是用汤匙挖出来的形状,觉得好美,因为挖出来谁都会,可是挖100个一样的几何形状就是杂技了,woohoo ! 下面的饼干是 nougatine 和 candy popping(就是小时候吃的某些糖,放在嘴巴里会 pik pom pik pok 爆炸的那种成分) Le Lily Valley…. 其实就是violette saint-honoré ,不过底部还有… Read more “Carl Marletti : Le Censier, Le petit Lily, MF praliné”

Bread & Roses

星期天下午带着  Channe 麻麻和她的宝宝一起在我最心水的其中一个  Salon du T 喝下午茶,开心哟~ Bread roses 在 Rue Madame 的角头间,很舒服,往前走一点就是卢森堡公园的侧门入口,小巷子下午的时候常常安静得要命,可是来买面包和喝茶的人却在这间店那么多。所以我很喜欢! Cheesecake 大家都会做哟,可是 Bread & Roses 的 cheesecake 很不容易模仿。大块,精致,icing 一点也不腻,整体非常非常的好吃! 绽放的大玫瑰。。。看得出玫瑰枝插在实验管子里么? 然后再吃一个 Fougasse !!!! 完美!最完美最完美的… Read more “Bread & Roses”

Carrot Cake – Bread and Roses

唉真是太过怀念没有开学前我一个人闲得到处疼,有脚力到处走的心情,那时最喜欢的路程是 Rue D’Assas 和 Rue Vaugirard 四周一带,一去到那里应有尽有,所谓应有尽有,在我的眼里是甜品店界的 -.- 我觉得那里唯一成功的 Salon du Thé 就是 Bread&Roses,他们家很早很早(9点左右),已经有好多人(通常是英国美国游客)坐在里面吃早餐,中午有各种午休吃午餐的,下午到傍晚有太太们。 我也常常去,那天我经过 Luxembourg 时真的很无聊,寂寞和闲空到我不知道要怎样耗,(我竟然还有过这种时光我应该开心吗)就坐了下来。因为前天还和妈妈聊电话,妈说邻居从新加坡带回来的 carrot cake 怎么怎么好吃来着,我就想吃了。 他们家的 carrot cake 极其 carrot 吧,上面还萝卜片,里面也萝卜丝满满,喜欢是因为里面没有太多我不喜欢的肉桂,我以前不喜欢 carrot cake… Read more “Carrot Cake – Bread and Roses”

Arnaud Larher 终于拜访的 MOF 2

Arnaud Larher 被说成是蒙马特山丘上的一粒橙色星星。 因为那条路特别地漂亮,然后整家店铺又全漆上橙色,亮眼的橙色星星。 我那天买了很折腾的回家,又是一个大热天,隔天再拿去凡尔赛和 Yaodi 一起吃,里面的蛋糕是有多不容易呀,辛苦你们了,还好没有融完,不过也差不多了 -.- 已经奄奄一息的你,不好意思,Le Monté Cristo 这个一看就知道了吧,就是覆盆子和巧克力,一吃这个马上就想起 Jean Paul Hevin,做这个呀他们是在行得不行。 然后就是他们的明星产品 Ivore,有 white choc 的外壳,丝绒的Cream,中心是百香果和芒果 OMG L’Ivoire 我想做了,待会儿就想做一个耶。 这是我吃过最精致的 Tarte Au Citron… Read more “Arnaud Larher 终于拜访的 MOF 2”

Christian Constant

Sadaharu Aoki 的其中一间分店在 Rue de Vaugirard,如果坐BUS 83 要在 Fleurus 这站下车,每次下车我都能看见这家店,虽然我一直觉得这家店很漂亮,很精致,但是我是不认识不打招呼的,直到最近在 Paris Patisserie 网站的 archives 上看到这间店,我才跃跃一试,没主见,我知道,但我果断! 我当时买了不怎么看好的 Kalinka,是由 fromage blanc (软干酪) 的 mousse 和 crème fouetteé 鲜奶油组成的糕体,底层是覆盆子口味的Sablé油酥饼干 fromage… Read more “Christian Constant”

世界第一JAM — Christine Feber (for Pierre Hermé)

在法国和我们那里最大的差别就是,我们那里人工还没有受到万千瞩目,大型广告商还是引人注目的,人工产品都由超级老uncle和超级老姥姥看守,没了就没了,可能还有一些abeng aseng的龟儿子来帮忙,但未必可以传承,呜呜。 前3个星期Axel带我去我从未拜访过的 Grande Epicerie de Paris,里面有品质最好的食物,但大多数性比价不高,有些也太离谱贵,可是有些东西非得在这里买不可,比如世界第一JAM ,哈哈果酱而已,能有什么特别呢。 点图进入 Christine Ferber 的首页 但这就是世界第一果酱呀,哈哈。我选择了 Ananas (pineapple) 为啥?首先 Grand Epicerie de Paris 进口三种口味而已,我没有什么选择,其他水果我不咋了解 但我马迷的kampung 在 Pekan Nanas,怎么说也是黄莉子孙后代,虽然我特别讨厌吃黄莉(被扎过几次舌头后怀恨) 因为没有吃面包的习惯,所以我就擦在从 POILAINE… Read more “世界第一JAM — Christine Feber (for Pierre Hermé)”

Bread and Roses

因为Bread and Roses 名字很俏丽地关系,这间店开始红后我就当作必去不可的地方,虽然我不知道它红在哪里,我除了哈“法日” 风,我也很喜欢“英法”式糕点,英式BAKERY 在法国感觉就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好。去英国的时候我也觉得英国特别特别的好,但是英国没有法国那种韵,但是英国绝对有小资美,美很大。这间店走 BIO PAIN (有机面包) 路线,和其他的英式 bakery 一样.. BIO 风很大…. 那天早上我急忙要从巴黎赶回凡尔赛打工,半夜4点睡觉,早上8点起来,就为了冲到 bakery 瞻仰美很大的烤蛋糕,我容易吗我。一大清早过去的,除了一些法国经典面包,啥都没有上架,我只好拿了两个 Tranche 的 cake, 有点伤心。 我买了两个 Tranche,一共要17,35 欧,是不是有点贵,我想贵无所谓,好吃就行。 Cake traditionel 靠在… Read more “Bread and Roses”

Café Pouchkine

在 Printemps (春天百货公司) 的 RDC 开了应该快一年的 FASHION CAFE : Café POUCHKINE 由俄罗斯冷带来的新视觉效果,就像当初 Sadaharu AOKI 把日本和法国甜品凑合一块一样,这次是花丽丽的俄罗斯师傅 Emmanuel Ryon 的巴黎-莫斯科 之恋。(我恶心不恶心呀,还用到之恋) 为了两国蛋糕相恋友谊长久, 此俄罗斯大师发明了一种 Paris Brest : Paris-Moscou (视频里也有介绍) 非常漂亮,有一种俄罗斯香味 但此香不是食物的味道… Read more “Café Pouchk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