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Faubourg Saint Denis

这是在巴黎最适合不爱预定餐厅–或者忘记预定– 想要吃的很好很好–又强调不可以贵–还一定让我强烈推荐的你们这些不怕烦到我--的人 生小牛肉,烟熏青口,海藻 Tartare de veau et coques au sesame, siphone marinière, algues Pâtes, artichauts aux herbes, pomme, gingembre, pignons 意大利面皮,朝鲜蓟,苹果,生姜,松子 Betterave rôti, hareng fumé, émulsion ail / orgeat, salade d’herbes 烤甜菜 熏鲱鱼,大蒜,小麦和杏仁打的气泡,沙拉 Pressé de travers de porc, coulis de poivrons fumés, polenta, maïs, champignon 高压烧猪肉, 青/红椒泥,玉米粥,香菇 Merlan rôti, mouclade au curry vert, haricot maïs, échalotes […]

Read More

Du Pain et des Idées

最近频繁更新  因为加班很迟  一直在写文章和研究工作课题的事情  我上升蝎子一写到极端 就不会停止做一样的事情到爆炸 但下班就写下半的课题 那就是 床前明月吃 吃吃吃吃吃 因为 Du pain et des idées 只在周一到周五开门 如果公共假期那他绝对一起公共 正常人像我是不用指望吃得到 大网红 L’Escargot Chocolat Pistache 终于一次zk到巴黎时  上班的我支他到 Du pain et des idées 给我买早餐吃 啊好幸福 但难吃翻白眼 不过zk买的无花果塔 漂亮精致也好吃 很不甘心的原因  我之后在请假时 和他再到 Du pain et des idées 吃现场 也买了很多其他的面包 印象都不深刻 获得了一次和网红拍照的机会   刚出炉的  L’Escargot Chocolat Pistache 仍然没有比较好吃  作为一个有责任的人  我是不会骗你们的 所以我要佐证我的观点: 面粉太厚太实在 该松软的地方不松软  该脆的地方都不脆 吃得很不甘心 […]

Read More

A Mere

最近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太过大声嚷嚷  大家去的去 还没去的都狠狠放到下个安排准备要去 私以为这间餐厅会太过火然后再订不到位了  :p 当时一群说好要在巴黎最经典的老饭馆 Le Galopin 共度星期五下班周末的人,最后被吹得只剩下我和  Angelina,只能尴尬得到 A Mere 去探店。本来疲惫又难以前行的我在吃完这顿后,花都开满了 吃虽然永远都是治愈系,但是有意思的 assiette 吃了更加开心  满足是不同的  巴拉巴拉 Figue, Anguille, Roscoff 所有菜单写的东西只是料理最基本的材料,但所有的菜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都用了不一样的准备方法沉陷。 不会告诉你 Anguille 是像腌鳗鱼肉丁,之后一个 assiette 里至少有 5 到 7 种材料,每次都听得哇哇叫但也只能打回原形  抓到重点 哎 真好吃 Presskopf, Oeuf, Vierjus 侍应生一直过来和我们说话  我问他厨师的profil  他一开始还不愿意说  我只能称赞说 assiette 呈现的做法就和在米其林餐厅一样 Chef 听到后,就抱着所谓的 [Mais] 走过来,[既然你那么说,我就给你米其林服务] 让我们抓了一把又一把的爆米花吃  还让我们把剩下的留下来冷却后再吃  说是会更香脆 Rouget, […]

Read More

Le Bal Café || Fondation Café || Ten Belles || Belleville Brûlerie

喝咖啡是很见仁见智的行为,因为有些人喝酒喝到凌晨,却会说自己咖啡一滴不沾。Ten Belles 前 barista Chris Nielson 开的咖啡厅,我就特别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加上各种网站的宣传,都说这是 best coffee in Paris ,我就特别想去看看几 best,能有我最喜欢的 Loustic 一般好吗。

Read More

Holybelly

上个星期,我和 yanyan 还有 yuxi 一起去 Holybelly 吃 brunch,前几个星期因为 yanyan 的关系,和 sugared&spiced也来过,没想到和 tuck shop 一条路上 (tuckshop 重来没有 update 过),很可爱的地方,里面的厨师和 s&s 是 Ferrandi 的同学 。因为只是喝咖啡和吃个 brownie,离开的那个时候觉得:也就这样吧/// 目前没有地方的咖啡战胜咖啡之神  Loustic 虽然说 brownies 也不错,可是还好,可能吃的时间不对。 人很多装修也好一整个澳洲风很大。杂志栏卖比 Monocle 还要贵的 Kinfolk ,最新一期的还不许人家阅读,内容和 Monocle 比起来单调太多了。因为我是属于喜欢广告派的,大街上每个星期四派的 Stylist 我最喜欢了。 扯远了,用线拉回来。 在他们家吃完不惊艳的甜品和没有其他地方好喝的咖啡的周末后,我礼貌性问一下坐在我对面的同事周末 ca a été,她很激动啊好像今天来上班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一样,说她男友带她去吃最好的 brunch 如果是她说的我可能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可是我是她男友的粉丝,她男友主持以下网站(点击电梯直达)和客串以下网站(点击电梯直达 ).. 二话不说,就算上个星期 yanyan 不能陪我,没有人能陪我,星期六睡不醒也会醒着过去。我想说果然一点点都不让我失望,我太激动了。我是一个很有规律在 cravings 的人: 星期一到星期五,会很想吃港式云吞面,因为这里没有那种神云吞面,也有不能替代的港式鸭面代替。一到周末,我就会很蛋控,吃不到鸡蛋我就很抓狂,要 sunny side up, sunny side […]

Read More

Café Craft

要不是设计的好 (这里),我也不会是 craft 的常客,但这间咖啡馆太适合人类在户外办事了,而且除了咖啡有水准(但除了法国人的café bar, 现在咖啡对我来说已经就是咖啡),糕点都是 Rachel 来的,哦我现在最喜欢的“甜点不是店”。 我在赶 CSR 的报告,有强烈的兴趣但一个人在家做很容易懒堕,所以跑了出来和同学一起做。然后才因此留意到如果带着电脑坐在办公桌前,有 “办公价格”,太可爱了 >.<  1 dessert + 1 boisson = 7 欧 看起来瘪掉一样的 Tarte aux Noix,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吃过最好吃的 TARTE AUX NOIX ,完全不敢相信外表和内心可以有那么大的差距,内涵塔啊!!!我现在有多么想念你,我明天还要去找你! >.< chocolat chaud 是我每天 12 点后的咖啡替代品,因为我对咖啡和茶有很严重的反应,常常12点后一杯小咖啡因饮料我就可以彻夜不眠,shit lar 这种机器一样的规则,还从来没有犯过规。 突然一阵小骚动,原来是日本摄影队的出现,貌似访问巴黎有个性的咖啡馆,neh ! Café Craft (site) (other posts) 92 rue des vinaigriers 75010 Paris

Read More

Helmut Newcake

好久不见, Helmut Newcake 就像我上次说的,这是我吃过非常震惊的甜品店,打着 First Gluten-Free Bakery 的号召,在圣马丁附近的 boboland 的一间小 salon du t…. woohoo. 这个 aunty, 打自我和 minmin 进去开始,就好嫌疑地看着我们,打量个不停,我注意到你了,马达慕! 不带你这么偷窥的! 等我们的甜品上来时,她过来了!哈哈哈。 真是嗒,让我想到 [ who doesn’t shoot their food now ] – Paris Breakfast 忘了是什么名字了的 Chocolat St-Honoré Tartes aux fruits yo! Financiers au pistache aux coulis des fruits rouges!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吃的每个小甜品都和第一次来的味道不一样,不过 crust 还是一样的美好,赞赞赞。小价钱,大享受。 那个阴天, minmin 带来了她从捷克买回来的画笔,中超睡觉时,她大展身手,水平超越 Paris breakfast,大家若想做个有文化的人,请看她新开的部落格,弯腰,chapeau […]

Read More

Café Craft

Encore et encore.. Café Craft  象图书馆吧,人人一台电脑。 这次的热饮非常不好喝,上次泡咖啡的那位下班了,吧,因为进门前看他坐在门口的凳子休息,后来就没看他进来过。 Rachel’s Cakes 竟然也提供抹茶蛋糕。我越来越崇拜你们了。

Read More

Ten Belles

我拉着 minmin 还没有进去,就在门口呆住了 那个不是 Téléscope 的猛男muah? 快看min min , 快看! 戴着帽子,酷酷的在吧台和萌男调情,我的眼睛瞪圆又深情,马上就被发现了,他萌萌地退开,另外一个萌男叫我进去,吸铁啊,咻咻! 进去爬楼坐下啦。 Ten Belles 的老板,Thomas Lehoux 之前在 caféothèque 当 barista,现在是 Frog Fight ( 巴黎 Barista 比赛)的主办人,反正是目前巴黎 barista 的小英雄。^^ Ten Belles 的咖啡豆从 Téléscope 购买,Téléscope 也是一家 torréfacteur,只是他会借用 Coutume 的机器烘培,这就能解释 minmin 为什么在 Coutume 看到萌男在 Coutume 烘咖啡的原因。萌男很忙。 看到满满的 Gianduja 70% 简直就是太开心啦。Gianduja是巧克力的顶级原料。酷酷酷! Gianduja Chocolat, Chaud, shok shok shok ! Latte 全城焦点所在。 […]

Read More

Café Craft

继 Black Market 和 Téléscope 过后,巴黎我最三颗心的咖啡馆哟,或者说,超越前面两位。 这些小咖啡馆的雨后春笋(又雨后春笋 -.-), Coutume 身为妈妈,以后就真的属于游客区了,人那么多,拥挤、很吵还没有网络(重点!),而且 Emperor Norton 也会在这些咖啡馆轮流掌厨。 小咖啡馆的林立,大帅哥调咖啡,小清新上网 =很 okay一整个 很 okay !! 不同于其他小咖啡馆,Craft 的咖啡妈妈是远在18区的 Café Lomi ,也是巴黎供应咖啡豆的始祖辈,有空要去试试看。 为什么最喜欢 craft ,原因有二 1,很适合做功课,地方比起其他小咖啡厅相对宽敞。 提供免费的各种颜料(从木笔到萤光笔)和 post-it ,天啊。 以上的“小鸟流水人家” 为某个大提琴家作品 -.- 第二,有 Rachel’s Cakes 的甜品供应! 一心想喝巧克力可是没有了,后来北欧小萌太说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粉 (天啊-.- ) ,问要不要泡给我 泡吧泡吧 -.- Cafe noisette 冬日Latte 黑白分明 看到吗,象图书馆一样的插座设计,就是叫你带着电脑过来,我们欢迎你的意思! 尖叫,Rachel’s ! 这次是 carrot cake,老板给的份量切得不是一般的大,可以直接不用吃午餐/晚餐,绝对超越下午茶的份量。 很欢乐有没有,呵呵。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