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Kitchen Galerie

因为东南亚风和滋味好的米其林一星 重点是和牛 (Boeuf Wagyu: condiment chimichuri – mostarada – sansho) 以及 鳕鱼 Merlan (Jus Oignon-Safran-Ail des Ours)  口感肉质都鲜嫩嫩嫩  调味酸甜香浓 一个盘子里喷散好多香料和原料的味道  就像一道道不烦人的越南餐(对越餐的过度香料有偏见被发现)法国厨艺烹调  所以享用过程味蕾体验很好玩 黑色的头道是吃过最好的了  有炸螃蟹 鱿鱼  浓汤泡沫 黑米… Read more “Ze Kitchen Galerie”

Blueberry – Maki Bar

这是在 Yanyan 还没有离开法国前我们和 Fengying 一起来的一间 maki bar 当时非常的火,很难定位,就算定位了还限时。aiks! 不过因为地点赞,气氛妙,很舒服,而且菜单很有创意,最后结果很好吃,那就算了。要不是 Lengué 的出现我应该会很执着只来这里。 一开始就很花俏,真开心。 – Tataki de Saumon mariné au Yuzu, Framboise, Mangue Fraîche, Ciboulette Thaï, Écorce de Yuzu… Read more “Blueberry – Maki Bar”

Fetish Infiniment Café

这次的 Fetish Infiniment Café,那个其实最重要的塔还没有买。。后来我发现我最有兴趣的是他们的咖啡塔。平时的咖啡塔只叫做 Tarte Infiniment Café,Fetish 的时候 PH 出了两种咖啡塔,选不一样的咖啡豆做成,很有意思,还缺这两个塔我的系列就搜集完了。 华丽丽的先登场。 Emotion 在任何系列的超级好包装。 非常秀雅的样子,oh 说一说感想吧: 看到那层 gelee 了没有。咖啡 gelee,完全不能接受 (捉脸 !!!!!) 咖啡纯得非常酸,那个 PH 的巧克力和咖啡都非常的酸,因为太纯了。 gelee 酸酸的咖啡口感,疯掉,把 gelee… Read more “Fetish Infiniment Café”

Pierre Hermé : Fetish Saint-Honoré

不记得去年有没有这个 Fetish 了,反正今年是赶上了,忘了是几月份,很多口味的 Saint- Honoré,只尝了 2 个。 小想法是,自己一直以来对 Saint-Honoré 上太过硬的糖浆没有什么好感,吃的时候也会拆掉。基本上 Jacques Génin 和  LPDR 做的 Saint-Honoré 口感很像。 最好吃的是 Ispahan ,很出色,吃完巧克力后本来想尝两口收起来,但是就是吃完了,真好吃。 Carrément Chocolat 一直忽略的口味,今年不敢忽略了。 果然是不喜欢,因为巧克力的味道纯得酸,我最怕这种纯法,我承认自己是不会吃巧克力的人。不过我中学的时候,或者到现在为止,我回国的时候朋友还会叫我 [巧克力],中学时很喜欢吃巧克力喜欢到闻名。 毕业后来法国反而对纯正的巧克力无感/别扭,偶尔回国的时候又嫌弃那些巧克力不纯。好扭曲啊。

Le Comptoir du Relais

从我如花似玉来到法国的第一年开始,经过 Comptoir 就 [人好多啊,游客区!地雷!]有这样的感觉。后来从网络解盲后,经过 Comptoir 就 [人好多啊,宝地区!难定!] N 年的堆积,直到认识了你们,世界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难定不是问题,要等一年也可以勾勾手携手共进。 不过我们都是傻的,CR 下午只要排队就能吃上了,我和 jing 早半个小时,已经在餐厅门口指手画脚,和她在一起,聊吃的喝的pierre hermé近况和top chef,半个小时算什么孽。 croque de queue de boeuf, chantilly au raifort 非常好吃的 croque monsieur 塞肉版,配上放了raifort… Read more “Le Comptoir du Relais”

Oenosteria

好久没有 update 了,从一个很久以前的开始吧,有一天 minmin 要去泰国日本了,我们就开了一个欢送会 (ps 她现在已经回来了),地点由 shuyu 订,因为最近我们都很疯狂 charcuterie,所以就想找一个热闹的 bar à vins,可以吃肉喝酒这样子,Oenosteria 貌似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本来以为我们人数众多,下场会拿着酒杯和 charcu盘站在冷风抖擞,因为 oenosteria 在 odeon mk2 的附近,网上是很多人看电影前聚集的地方,结果我们是第一批客人,而且还坐到了 communal table 真是太开心啦方便交流。 因为是 bar à… Read more “Oenosteria”

Fetish Citron – Pierre Hermé

现在,我有至少 20 来个 post 是在 draft 里面的,每次打开 dashboard 看到这些未处理。。。我就有那种症。就像平时考试如果没有先把家里打扫到人神共愤,我就会读不下书。逃避啊,直到我的电脑就快要被1万张照片侵蚀了,我才愤愤不平的要做一个大扫除。 我之所以搁着去年的 Fetish Citron,是因为我觉得太酸了,酸到我心痛。。。 其实,我本来很喜欢吃 Tarte Citron 的,2011 年的时候,我还有一个 projet non-professionel,就是把全巴黎的 Tarte Citron 吃完,我至少吃了 20 家不一样的 tarte citron,以上。 也就是说我整个暑假就在忙着吃… Read more “Fetish Citron – Pierre Hermé”

Blabla sur PH

最近我通过 Jing 认识一个在 PH 上班的蛋糕男,好喜欢这个蛋糕男啊,他中午下班后,就在巴黎到处走,探访其它 patissiers,这是我多么想做的职业。可是,我有其它的志向,虽然我会后悔(因为我现在都很纳闷),虽然我不能过自己最想过的生活(就是做蛋糕),唉,可是我还是根本没有办法放弃自己已经读的、曾经说好将来要做的。 最近到 Opera 那里的店拿包的时候,就顺便买了一盒有很多新口味的 macarons 还记得去年,一系列巧克力口味的 macarons 出现的时候,Jing 和我在 bread and roses 研究员工要背的材料资料,没想到现在还在,这款是 Chocolat Pérou 这个好玩,渐变系列。不过,这是什么了? (Jing快点出现!) 像 guilo guilo 一样,太多样化,太多更新,除非被震撼,不然象我那么懒惰的人很难记得自己吃过什么了。 Olive-Vanille… Read more “Blabla sur PH”

Bread & Roses

有一些无法理解的原因, 我那么辛苦地推销 PH,可是 Bread & Roses 总是可以吸引很多人,很多她看了我随便给 B&R 写的entries 就让我陪她去。这地方的确很小女人哟,每张桌子一根装水试管,放上一根玫瑰,每天早上都会有很多周边的居民来买玫瑰。ops 说错,来买面包。哈哈哈。 上次和 Yanyan 一起去 saint honoré 那里的 B&R 吃 Quiche Champignons 的时候,她在柜台找茄子,说是有个朋友在这里吃到了很赞很赞的茄子,woohoo,茄子… (脸红! 每次有人提到茄子,在我的心里,画面就有一个渐变过程,变成随意坊的茄子 (HUANG YOU QIAN !!) ,… Read more “Bread & Roses”

Fetish Tartes de Pierre Hermé 2012

很久没有Po PH甜品图……. PH,était 我的命呀…. 是不是以为我没有那么喜欢甜品了呢? 的确是的(娜妮!) 我的疯甜症状比起以前已经没有那么疯狂,已经吃完所有东西了,重复地吃也终于吃到三年之痒了,现在觉得很失落啦。 不知道现在 PH Fetish Tart 结束了没有,以下是 Fetish Tart 期间的甜品系列。 Tarte Miraflorès Tarte Rose Jasmin 超级淡味,和 Tarte Infiniment Vanille 一样的巨淡哟。我觉得太淡不好吃,不是因为我嗜甜 (你就是嗜甜,你就是嗜甜。。。 Tarte… Read more “Fetish Tartes de Pierre Hermé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