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 HENG 松兴

鼎鼎有名而没有去过

因为某一个迟醒的周末所以有机会 还是sunnan帮我排的队 睡眼惺忪冲冲冲

没有最出名的 pho  剩下bobun

sunnan非常喜欢点了最大的 也帮我们都要了最大

没有很喜欢 sunnan却吃完了她的还把我们剩下的吃了

太可怕了 跟我住在一起的究竟是何方魔鬼

SONG HENG
3 Rue Volta,
75003 Paris

Advertisements

Fragments Paris

Fragments 是去年11月份在 Chemin Vert 新开张的咖啡馆,不过呢非常神奇的事情是开张才几天他们就关门了,关到昨天为止才重新开门,我的天啊帮他算算租金,肯定是土豪。Mr. 土豪 Youssef 就是之前开 Black Market 的主人,是一个有点跳tone很奇怪的人,觉得他肯定双鱼还是什么,想法很弹跳的人,Black Market 之前也有过其他名字。

Youssef 有点小不靠谱,看他有点猴子弹跳的感觉。

离开前问起 coffee sourcing,他答到:我们的咖啡豆是从挪威进口的,并且还有巴拿马和哥伦比亚的咖啡豆。

[。。。那我那杯咖啡呢?]

[我都混在一起,什么都有。下个星期,我还会换其他的咖啡豆!正在来货!你来品尝啊!](兴奋猴子

心中有点不靠谱的感觉,只好露出我的标志假笑说好啊。。。

Flight : espresso + noisette 6E

有趣的名字,因为第一次听闻咖啡还可以那么点,Flight 一共上两杯,espresso 和 noisette,古德。

我们喝出了 Citronnelle (lemongrass) 的味道,可激动了,心想一定要在离开前问 Youssef 他们的咖啡豆从哪里进的,后来答案挺气煞 (参考前几段)

chocolat chaud,特地问了有没有 chocolat blanc chaud,他像没有听过这个饮料的表情,真让人气煞,chocolat blanc 就是我那么期待他这家新开的咖啡馆的原因,唉结果此饮料已死。

它们的 chocolat chaud 实在够清淡的,所以续了第二杯,看得出很清淡吧。

简餐走 The Broken Arm 的风格,因为咖啡馆的设计不适合油烟,所以都是新鲜的食材。

Mozzarella fumé, bresaola, tomates sechées

这个真赞,吃得呜呜叫。食物之间的味道配搭得很好,bresaola 原来是熏牛肉干,真好吃,算是一个新鲜的体验,没有吃过猪肉以外的 charcuterie …

Cake Citron et crème vanille

香草奶油很好,很清香,蛋糕也很好,算 chiffon cake 家族里比较优秀的口感了。

在咖啡馆里已经有人还没有那么多,但陆陆续续都有人坐在我们旁边。有个看起来比较孤僻的大帅哥,厨房妹妹对他可好了,他点的 cake citron 比我们还多一块,我不开心了,dawei 说人家帅我拿什么比呢。

离开前当我问 Youssef 为什么咖啡馆都关了那么久,他答 [因为我很累!],我不开心了,心想你累屁啊 [ 那我看你常去 Telescope 呢?],他马上激动地转移话题说,[是呀是呀,你看今天 Telescope 的barista也来我这了 ],然后指向坐在我旁边的帅哥。

[哎呀,我都没察觉到。]嗳呀之前还鄙视隔壁人家帅拿免费蛋糕吃呢,原来帅货就是 Telescope 里陪大叔泡咖啡的帅哥barista,每次看他总是一副傲气[我的咖啡你明白吗?!]的样子。其实 Telescope 的咖啡根本不怎么样,因为有点久没去了,前个星期中午休息时还特地去重新品味了一下,和打动味蕾的咖啡仍然有距离。

Youssef 的咖啡。。。有点乱可是挺好玩,而且巴黎咖啡馆现在好多都从一个地方进咖啡豆,土豪就是不同,咖啡豆都进挪威口碑的了。

Fragments paris (fb)
76, rue de Tournelles,
75003 Paris

Le Bal Café || Fondation Café || Ten Belles || Belleville Brûlerie

喝咖啡是很见仁见智的行为,因为有些人喝酒喝到凌晨,却会说自己咖啡一滴不沾。喝咖啡于我,这种前奏和后劲是最!享受的,也觉得每个人小时候喝咖啡决定了他长大以后喝咖啡的习惯。

妈妈是很喜欢喝咖啡的人,想到要喝咖啡,就会做好要享受的准备,在我家喝咖啡绝对是陪着好吃的,边喝边吃,食物和咖啡的苦涩结合,那种嘴里滋味真的美,真的美死了。这个和法国有偏差,而且差很远,在法国喝咖啡是决定要不要叫 l’addition 账单的意思,咖啡品种也不一样。不管是喝到什么咖啡,对我而言都一样,可是真的会有很好喝很好喝的咖啡,当他的酸度和甜度,加上其他一点点说不上来的滋味,不多一点水,不少一点水,这样子刚刚好的时候,就是要狂跺脚大赞。

听说 Le Bal 是在一篇介绍巴黎现在掀起的 barista 热文章解析,Le Bal 泡咖啡的好像也是特别厉害的barista,上一届 frog fight 还是在 Le Bal Café  举办,除此之外 Le Bal 也是一个办展览的地方,还有自己的 Librairie ,所在地很偏。我感觉是不错的样子,就迫不及待的想去,刚好那个周末碰上 enhui 航班值班飞巴黎,我们就一起去。

一到那里人潮汹涌,而且咖啡馆比平时我们去的还要大间,真的非常夸张。看到里面满桌子的全部都是人,中间还有一群占桌子的日本人,心想那么偏怎么会被你们找到的天啊。

管事的记下了我的名字,让我们等被叫到名字,该去哪里等去哪里等,我们只有耐心地在咖啡馆的 librairie 里看书,因为里面的展厅要付费的,一眼望去,展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等得饿了,就叫了一杯咖啡,这杯咖啡简直就是难求啊难求,等了好久,每隔好久问了一次,最后我直接坐在 barista 眼前,求求你赐我一杯咖啡吧。终于才握上咖啡了,坐在咖啡馆前面小凳子上准备好好享受时,马上就被叫到名字了。

我是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周末鸡蛋控,很不清楚原因。在周末时不吃蛋很痛苦,而平时绝对不会这样。要有鸡蛋有香肠或者培根,周末才过得下去,不过回国的话就无所谓 (回国有云吞面,全蛋的面)

咖啡非常一般,没有多大的特色,我真的觉得对不起空姐了,带着她那么远过来那么偏的地方,喝那么平淡的东西,她一直说着无所谓,越说无所谓我越有所谓了,现在我真想破骂什么咖啡馆,有 barista 等于没有 barista

做的食物看得出来也很简单很随便,所以我们还特地点了菜单上看起来最不随便的印度菜,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干燥不入味的饭粒和硬邦邦的小鱼块,勉为其难的吃完算数。

就连看起来很赞的 cheesecake (觉得看样子八九不离 Rachel’s ) ,味道都和平时吃得不一样,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如果人少一点的话,食物什么的,可以不计较,咖啡难喝的话,那还可以喝巧克力。星期天哪一间咖啡馆不是忙到死? 这种质量太对不起我的朋友了。(掀桌

2. Fondation || Belleville Brûlerie

上两个星期,就要圣诞节的时候,我和 Dawei 来探索一间我经常经过却没进去的 Fondation Café ,后来得知是 Ten Belles 前 barista Chris Nielson 开的咖啡厅,我就特别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加上各种网站的宣传,都说这是 best coffee in Paris ,我就特别想去看看几 best,能有我最喜欢的 Loustic 一般好吗。

小间到不可思议的咖啡店,用的咖啡豆是来自最近可火红可火红的 Belleville Brulerie,19区的咖啡烘培厂,有各种品种的咖啡豆,其中有一款我很喜欢的咖啡豆来自 farmer Jesus Moreno ,他的 profile 可以点击这里,集合咖啡豆种植者profile/咖啡豆产区的网站 The Collaborative coffee source 

青涩的咖啡杯和Belleville

我点的 chocolat chaud,整体还行,毫无感想。

我和 Dawei 因为很少泡咖啡馆,可是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所以我特别想听到他的评价,看看我们有没有同感。他喝完了我结账马上拖他到附近的 Loustic ,让他为这两间咖啡馆  benchmark 一下,结果我的 Lousic 各方面完胜,咖啡本身,咖啡馆本身,价钱本身。

嘻,我开心。

此图为我和 Dawei 感慨  Loustic 完胜的场景。

最后,我想特别重提一下  Ten Belles ,刚开张的时候去了几次,都不是为咖啡去的,咖啡略显普通,但他们家厨房很赞,烤的甜品都好吃,尤其是各种水果味的 crumbles 毫无瑕疵,要知道我是不吃水果的人。

31号的时候,看到 Holybelly  发了 instagram ,知道 Ten Belles 1月1号开门的,天啊本来很烦恼新年第一天可以吃嘛的就很激动,求啊拜啊死要拉着zzk 过来喝咖啡吃个小午餐,zzk 各种不情愿的说 [快乐干嘛要勉强呢],我们一边辩论咖啡一边上来。

我们喝下这一口的时候,都 “嗯 嗯” 叫,再也吵不起来了,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咖啡这么好喝,barista 君你知道吗?

巧克力超好喝超香超滑,有说不清楚的杂味在里面,明明和以前一样应该只是用 Valrhona 泡的纯巧克力,为什么会有其它特别的味道?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我和 zzk 的焦点在咖啡味和巧克力味里,喝得很激动,喝出很多声音,叫,叫叫。

lol 我们一过来,就看到 Holybelly 的老板翘着脚,和他们家厨房的mm 坐在凳子喝咖啡聊天,厨房的mm 我的偶像啊,她每个周末都做了我最喜欢最喜欢吃的 Pancake + egg + pancake + egg again + vanille bourbon + bacon + maple syrup ,巴黎全民偶像。

本来 Ten Belles 今天主打的 Sausages Roll 是今天唯一提供的简餐,可是一个早上就卖完了,所以他们临时换成超级特别的素食 sandwich : Toast de Chutney, Pesto, Brie, Pomme

天啊可以想象这个组合吗?Brie 干酪, 苹果(?! ), pesto, Chutney 印度酸辣酱,简直了非常有创意,而且口感很好,苹果很薄很脆,适合正在赶时间的我和 zzk ,他吃完也住嘴了,不再怪我特地拉着他出门了。

话说,Belleville Brulerie 的其中一个股东就是 Ten Belles 的老板。之前喝的咖啡都是 Ten Belles 聘请的 Barista Chris (就是上面说的,现在 Fondation 的老板)泡制不怎么样的咖啡,现在老板自己来,老板可是厉害的 Thomas Lehoux,明明和 Fondation 用一个咖啡豆,但出来的味道完全是两种,好喝到怀孕。

Thomas Lehoux (左)

你煮的咖啡那么赞,你家人知道吗?

我现在对 Ten Belles 的情怀变了,Loustic 不能赢这杯咖啡了,真的。

1. Le Bal Café (site)
6, Impasse de la Défense
75018 Paris

2. Fondation Café (fb)
16 rue Dupetit Thouars
75003 Paris

3. Belleville  Brûlerie (site)
10 rue Pradier
75019 Paris

Loustic

我对 Loustic 的喜爱是简直了,第一次在今年法国突发炎热的情况下去的,要了一杯冰mocha 和 latte glacé,我边喝边叫了出来,“嗯。。。嗯。。。嗯”

离开时激动和老板说 :Loustic 打败了所有我喝过的咖啡,老板很朴实的说是呀,[ 你已经是我们开张2个星期以来第n个跟我们这么说的人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有空都会去,疯狂的着迷他们家的咖啡。话说我对咖啡馆的咖啡通常就是:噢。。好吧!我不太清楚, Coutume 2011开张时觉得他们的咖啡太棒了,之后没有一次去是觉得跟第一次是一样的。其他咖啡馆就不用说了,就是连咖啡小工厂 Café Lomi 我都喝不出一个所以然。但咖啡馆的重点都是气氛都很好,终于有越来越多像样的地方休息一下。

我不喜欢咖啡纯酸纯酸,咖啡要有一种好喝,就是要酸度适中让人喝得很畅快,东南亚咖啡就是好喝,变得我很挑剔一下。注意 Loustic 里面有一个美女,有时候如果是她掌厨的话咖啡就不怎么着。

刚开始时我不愿意公布爱址,因为我太喜欢这个地方了,太过喜欢,太过喜欢,不希望有人来。

他们也卖自己的咖啡豆,咖啡是比利时的牌子。哇,比利时啊?太好了,特别厌烦一听到咖啡就要听到非洲或南美洲国家的名字我特别特别厌烦。

而且咖啡馆的设计很好,我很喜欢,简直就是完美加分。

有一段时间,我和 zzk 周末谈恋爱的 routine 就是早上先去 The Broken Arm 来一个每次都超级完美的简餐,或者哪里,吃到下午然后再到 Loustic 坐着看杂志,聊天,很惬意的地方。

咖啡馆长期放着 monocle 我和 zzk 喜欢来这里一起看杂志然后说里面好看的单品我们都要买。

抹茶版 Rachel’s cheesecake

第一次知道 Rachel,是去年夏天当 Black Market 刚开张的时候的事情。随后开张的咖啡馆都进口她的 cheesecake,我想说:进的好啊。不过他们家最好吃的绝对是纯 cheesecake,接下来不论什么口味,都不和他们家一开始的纯 cheesecake 好吃,却已经再也没有看到任何新咖啡馆进口了。靠。

Loustic 长期进的口味是 chocolat caramel / chocolat banane / matcha ,都不错,不过 latte glacé 太优秀,优秀过蛋糕了。

真的可以想象一个冰 latte 可以打败蛋糕的事实吗?可以想象吗。

题外话, Black Market 已经关门了,取而代之的是 Fragments Paris,迫不及待的想要等他们正式开门,好希望圣诞节之前可以尝到多一次其咖啡的味道, Café benchmarking =D

Loustic
40 rue Chapon
75003 Paris

The Broken Arm

目前为止,The Broken Arm 是我最喜欢的餐馆,尽管它是一个大潮人咖啡馆的事实,我可以去那里冲冲吃一个午餐,再快速离开,因为人实在是满满的为患,一直要和别人分享座位,我很不喜欢,可是食物很赞,简直就是 Cru 的升华版本。

QQ,太可惜了,第一次带你来的时候,我们只吃了蛋糕,后来我过来时,再也不吃蛋糕,也不喝咖啡了,尽管它是咖啡馆的事实。

现在很多新开的咖啡馆,或者比较潮的餐厅,用的都是这个牌子的机器,听说过这是餐馆咖啡机的名牌。

昨天和 zhikai 又到他们家吃饭,尽管每次已经吃饱,但是到这里还是必须点一个主菜,菜单上什么都很好吃。他们家几乎没有厨房,从caisse 望过去就只有一个水龙头和一个桌台,只能做生肉系列。卫生,创意,好新鲜。

boeuf chateau, miel et noix aux vinaigrettes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牛肉了。肉切得那么厚,刀一下去,嫩得跟切鱼肉一样,放在嘴巴里就开了,融化开了!吃得我好生感动,好生激动。

Lieu Noir Mariné, 这是 zhikai 点的,本来也是好吃到呱呱叫,面对我好吃到无理取闹的 boeuf chateau ,仍然很出彩。一如既往的赞!

对咖啡和甜品无感了。他们家的咖啡并不怎么样,甜品和大众一样都是 Rachel’s 出品,如果让我为了这个去挤座位,不可以。

很喜欢的小盆栽,昨天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忘了说,这家店其实也是服装店,分上下两层,代卖其他牌子,都是奢侈品以上的级别,也有好多牌子都是 carven 的,一半以上有吧。

ok,欣赏过以上这些,请继续欣赏 iphone 4 的以下这些。

burger,这是我吃过最嫩的肌肉之一。

burrata 佐 figues,好吃到哭。

shuyu 的一个 burrata 的主菜,非常好吃。

以上这个紫色紫色,是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点的 maquereau 佐甜菜 mousse,本来我很嫌弃的,说我不要甜菜mousse,可是那个时候真的很饿。

结果,我现在从此爱上了甜菜,欲罢不能,那天之后回去无论多少次 TBA 再也没有做过一样的菜。

The Broken Arm (fb) (site)
12, Rue Perrée,
75003 Paris

Marcovaldo

这一年里去了很多很多咖啡馆,不是全部的照片都找得回来了,这个是前几个月 weikai 从英国过来的时候我们一群人一起去的咖啡厅。

很难想象有一个那么辽阔的图书咖啡馆在 Haut Marais,而且每次经过都没有人,很奇怪诶。

意大利人经营的图书咖啡馆,提供的菜全部都很好吃,比如 charcuterie,真的味道很赞哟!

桌子很可爱,漫画一样的。

这个就是素的 lasagne,aubergine lasagne 吧,我们可是吃完午餐过来的,还是觉得很惊讶的非常好吃!

不错。

然后 Jing 请我们吃 Jacques Genin,从那里走来大概 3 分钟不用。

突然 po 了其他家却又很和谐的 caramel 呀。。

那天一群人喝着咖啡,很快就到了晚上,托 dawei 的福,喝完了咖啡去了大音乐厅看演奏会,想起来这些事情,明明就 3-4 个月以前的事,却象更久以前的事情了。唉,沉溺在工作,都忘了以前是怎么活的了。

Marcovaldo (fb) (site)
61, rue charlot
75003 Paris

NeoBento – Bentothérapie, Bentonifier?

同学告诉我她最要好的朋友在 My Little Paris 做工  然后非常推荐她去 “BentoTherapie” (其实店名是 NeoBento ),这也是 MLP 最近发的 Newsletter 里推荐的餐厅。

上个星期,她吃了过后,回到学校告诉我这是我的菜,哈,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脸写着我爱吃的菜。

无限供应两种茶  在柜台后面的两个大玻璃瓶里,非常可爱。

我要的 aloe vera 竟然就是 13 区超市的 aloe vera,后悔啦

好不容易出现的 bento 拿 commande 的时候会用右下角的纸张纪录 3个“青色 entree”,一个”蓝色 comme plat”,一个“黄色 comme accompagnement” 还有一个甜品。

青色:Gratin (好吃到差一点死掉!), Aubergine Grillé, miel et CHÈVRE ( 好吃好吃我恨恨恨喜欢),Millefeuille au Potiron et Carottes ( 这张照片没有,因为它还没有准备好,之后送来。还可以吧,因为都是削过后一片一片的菜)

蓝色:Tataki de Boeuf 牛肉片超级好吃,冷盘。

黄色:Potatoes ( 超级好吃,而且有 chez papa 的健康版感觉,哈哈,听不懂请忽略)

甜品:不要求了,就这样吧。

shuyu 的青色:Gratin (跟我一样!超级好吃啦!),Courgettes Marinées ( 说当任务吃完了), Millefeuilles au Potiron et Carottes ( voilà 就是我点的那个。)

蓝色: Boulettes Japonaises Caramélisés 小肉球,普通

黄色:Rissotto de quinoa, huile de truffe et artichaut (我吃了一口,超级喜欢,不过看shuyu很嫌弃的样子,我多说两句应该会很惨,下次要来加料这个。)

甜品:Crumble … ( 本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Crumble, 一提到 Crumble 就很容易联想到苹果嘛。shuyu 说吃两口就不要了,因为咬不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是 栗子 crumble。好奇怪的口味啊。下次自己试试。)

很好,我很喜欢,真的没有辜负我的希望,和某人的推荐

NeoBento (site)
5, rue des filles du calvaire
75003 Paris

Corossol & Bar à vins – Marché des enfants rouges

在 chez taeko 对面的非洲餐长草不是一阵子啦。带着  Q 过来一起痴。

我最喜欢的就是 Acras de Morue, 每次去同学家可以一口气吃掉十几颗这些炸球球配非洲辣椒,非洲辣椒这四个字,我单单打出来,舌头两边都分泌出好多唾液,好舒服好辣!

Colombo de poulet

超级象 Nyonya 餐,让我看起来象去了一趟马六甲。。。 不过味道当然差很远呀。东南亚的香料那么的色香味俱全,准备那么多功夫,非洲餐的味道和烹调还是很简单很普通的

Rougail de Boeuf

牛肉丸子的感觉,没有很好吃,因为看起来很辣,可是吃起来很多蕃茄的感觉?

非洲人要有非洲特色,要辣才好啊,不辣不香!

我们等了快20分钟的一个没有技术含量但当然很好吃的甜品!—- 巴纳纳塔 Tarte de Banane flambée au Rhum

很香很有味道,口感漏风漏风,不过在法国,大多数食物都没有标准水准,所以不难吃就很感动。。。

3个星期后我和 zhikai 一起过来吃新的地方,本来要带他去吃有进步的 Taeko,(至少我觉得味道变了),可是星期六早上竟然关门,所以我们就去一个 Bar à vins ….

超级有爱的 bar à vins yo!

zzk 说他的梦想是开一个 bar à vins, 顿时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光芒闪耀的人,就算没有开成也很光芒闪耀 —–

Filet de Merlu, bleu d’artois vapeur

无须鳕鱼,各种薯类!

曾经我好崇拜法餐的鱼肉,不腥又脆又软嘛直到… 我自己也会做了 -.- … 我觉得我做得也很诱惑也我应该放一个我自己的照片上来!(没有拍过)

wah, Tira de Asado
Asado (Spanish: [aˈsaðo], Brazilian Portuguese: [aˈsadu]) is a term used both for a range of barbecue techniques, and the social event of having or attending a barbecue[1] in Argentina (where it’s considered the national dish), Chile, Paraguay, Brazil, and Uruguay.

ok 我的理解就是南美拉丁版本的叉烧。

超级不方便,很难吃到肉。。。好硬地说。可是!可是!

把盘子推一边,让zhikai 帮我切的肉,我只要用叉子吃肉。

他数理好、酒好、美食好,本来差一点跟你闹翻,写着写着好崇拜你呀,混蛋。

Marché des Enfants Rouges
39, rue de Bretagne
75003 Paris

Brunch 在™ - Merce and the Muse

巴黎这个月唯一的好天,有没有想过这个大气是怎么样运作的,怎么会每一天都那么冷,却让你过一天夏天呢?

这间店是本来我想带 Yaodi 过来的,哇还好我没有,不然我会被她轰出去。。。

他不喜欢人家叫他野草,我们不要笑他。

里面有香蕉泥,生的hazelnut,还有椰子丝,口感浓郁而且不甜,吃完有益身心发展。。。

抬起头来都是贝壳党。。。

除却野草堆,各种法国面包,pavot…. traditionelle…pain… 和一颗糖心蛋 aka 65度C 蛋,就是这个凄惨美好的草堆 Brunch 啦。。。

里面除了老板,没有一个人是会下厨的,可是老板没有在下厨,象开班一样的教美女怎样打鸡蛋,原来开咖啡馆就是那么凄惨的简单。。。

Merce and the Muse (site)
1bis rue Dupuis
75003 Paris, France
09 53 14 53 04

Mariage Frères – Carrousel du Louvre

从英国回来过后,我还是那句…. 全世界最好吃的 Scones 不是我做的就是 Mariage Frères 家的哟。

因有此感想,所以把最近去 Mariage Frères 的照片翻出来,这个 Salon du thé 是上个月罗浮宫举办耶稣奶奶-Sainte-Anne 的展览时,和 shuyu 看完展览后,我们一起在 Carrousel de Louvre 里休息的分行。

那时非常想吃我最喜欢的 Tartes au Crême brûlée,但罗浮宫的分行没有,所以就只吃了 Crême brûlée au Thé Marco Polo 马可波罗口味焦糖布丁

因为他们家的 Marco Polo 是招牌味道呀,没想到甜品也只是一般般。但 Mariage Frères 就算一般般,水准仍然是很高的,就是没有 Tarte Crême brûlée  那么宇宙爆发。

一如既往地我对冰茶的厚爱。

shuyu 的塔非常的好吃,只要是塔,他们家都做得一级棒。

推荐任何的塔(是 Tarte Crême brûlée 最好),加上他们家的 scones,饮一杯大冰茶,好几百种,口味随便。

Mariage Frères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