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Bourse et la Vie

 

上个星期Paul问我有没有去过 Spring

以前没有  现在 Daniel Rose 开了新餐厅 La Bourse et la vie 会无心管理 Spring  所以应该不会去

周末的时候专门读了几篇关于新餐厅的报导  Daniel Rose

 

Daniel 以前在Lyon学习法餐  这些最基本的法国菜学习食谱 已经得到很多成厨的遗忘

然而好多人来法国  想要吃的就是这些食物  (Pot au feu, steak frite, etc.)

但多数人都没有什么运气  只能吃到环境优美却没有诚意的micro-onde法餐

 

Danie Rose 就和很多在巴黎久留的外国人一样  希望有些事情可以保留得越原来越好

骗你的  这是我自己想要的

一上桌子就有 gougère comté  这是我看过最大的 gougères 非常好吃  不是佐餐面包  comté馅饱满外皮温暖又脆

最后拿来下 Sauvignon Blanc  刚好  跟吃 fromage 感觉一样

Vin au Verre 价格品质良心

前菜吃了饱肥的烤生蚝和菠菜

Cailles frites, beurre persillée

Steak frites

不会比 Atelier Vivanda 或者 Robert et Louise 香

最传统的 crème caramel

照片没有看出来其实是巨无派 Tarte au citron 两个人很努力都没有吃完

 

没有 menu midi

所以白天和晚上来吃是付一样的钱吃同一个菜单  解决了有选择困难或者有刷单病患的不快

另外我们很想泡厨房里面的小哥  以前就关注他了  ins: @tetedecuisinier 

 

 

La Bourse et La Vie (site)
12, rue Vivienne
75002 Paris

Advertisements

MEE

我们是要去 Sanukiya 结果碰上几率千分之一的关门

刚开张第一天到了 MEE  并不好吃

如果你现在去了 变好吃了 告诉我 我再去

MEE
5 rue d’Argenteuil,
75001 Paris

Noglu

Passage Panoramas 里面的星星餐厅,也是巴黎第一间 sans gluten 的法式餐厅,关于 sans gluten 我就不详细介绍了,反正就是 gluten 不free。

总是好漂亮的 passage 啊。那是 shuyu 第一次在我上班过后找我来吃饭,那时宏伟的计划里说好每个星期一次吃饭,结果那天之后我怀疑我们有没有见过面! -.-

里面的座位寥寥几个,都坐满了,所以就坐在 terrasse 上,那天天气很好,真的太幸运了。

这刀算是我吃过那么多餐厅里最喜欢的其中一支,很有工业革命的感觉。

Velouté de patate douce à la vanille

茉莉蕃薯汤,那种味道我不喜欢。

头道看起来好精彩捏~

Saumon mariné, purée d’avocat

这是我第一次吃 saumon 没有感觉,觉得好淡好淡。所以它的 mariné 是腌在白水里吗。

purée d’avocat 就很像无香料版 guacamole

Brandade de morue, salade verte 这个头道好吃!好吃!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brandade 了,主要是因为跟平时不一样。我自己也觉得不一样。

非常赞的gluten free面包,有一点象brioche可是又不甜!

Pizza Noglu, légumes grillés et 3 fromage

真的很不好吃,不喜欢这种 gluten free pizza,那种饼皮很奇怪。

Pavé de cabillaud, épinard et coulis de poivrons ,就是 bistrot 样式的 cabillaud,好吃。

最后,忘了照下来(咖啡也没有什么好照),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咖啡,可以不要相信,但超级好喝,那个香扑鼻而来,就算你喝过两杯咖啡了也不介意再喝一杯的那种香。下次我会为了咖啡过来。

No Glu (site)
16 passage des Panoramas
75002 Paris

L’Arbre à Cannelle

又投入实习列队了,最近工作的地方和 Passage des Panoramas 很靠近,好多人来找我吃饭,大家不要急,我慢慢 update,先说 jing 来找我那一次。

经理有一次请我吃饭,算是欢迎饭,离开时指着这间餐馆说:这个好

我记了下来,隔天就带 jing 过来。结果还不是一般的好,以 restaurant 来说,非常夸张的便宜,menu midi 也是从 carte 里的菜单挑出来,本来不相信能好吃,直到我的 gigot 出现。

我选了 Gigot d’agneau,因为我不是选 magret canard 就是 gigot d’agneau,没什么好说的。aiks!

这是在巴黎吃过最赞的烤羊腿啦,我很喜欢强调巴黎的羊做得差,一点都没有马来人做得好,小时候爸爸很喜欢带我吃马来人做的羊排,烤得很嫩很香喷喷,多汁鲜美羊骚味变羊香味,好吃到那时候我和爸满怀心思:马来人都这样了,法国人还得了。

-。-

jing 是有鱼就吃,说黄色饭是没有味道的,但其实我尝出来了。可是她非常喜欢 右下角的 poireaux ,喜欢到我抬头后就不见了。

tiramisu 也很赞,出乎意料的。奇怪,每次反而是法国人做的 tiramisu 比巴黎开的意大利餐厅的好。目前为止是这样啦。

L’Arbre à Cannelle
57, passage des Panoramas
75002 Paris

Il Pastificio

在法国现在很难找到像 il pastificio 这种正规的意大利餐厅 (强调不是连锁的),可以下午不休息(是的,下午不休息),还提供甜品咖啡。

又是一个 shuyu 学校附近的小清新… 进来后我才发现其实我在 facebook 上已经 like 过它们的 page 了: 这里

非常小的店,这就是全部的座位了。

头上就有反光镜子,我们对着镜子拍了好多照片,意大利人应该傻了。

哇呜哇呜哇。意大利人的意大利咖啡,意大利人的提拉米苏,非常期待的说。

Il Pastificio

提拉米苏非常的淡,我不习惯,拿铁没有喝完我就离开啦,因为赶时间,就把 minmin 一个人留在那里。

放新鲜食材的地方!看到这种罐子果酱我就会忍、不、住。

这个店就在我和shuyu最喜欢的 Il Campionissimo (季军pizza) 旁边,非常的小,不注意就会溜过。

Il Pastificio
18 Rue Léopold Bellan
75002 Paris

Monthaï – street food

这两年继 salad bars 形势后(Cojean, Jours…etc.) ,餐厅在巴黎又有一种新的形式,就是用同样的形式 ( -.- ) ,雨后春笋的亚洲版本开起来

大多数味道都非常的:被法化。。。

所以,自从我吃过 Mon Thaï,我的偏见就没有了。。。。(?)

当然没有啦。

江难吃!

每次经过 Mon Thaï - Street Food 的招牌,我就憋一眼,其实我超级想吃泰国街边菜,如果是在英国我就进去了,可是法国的外国饮食,就是造假万岁呀。不可以吃不要进去吃我多翻劝劝我自己。

直到。。。

一个晚上我和 shuyu 在 Il Campionissimo ( 季军pizza 的扩张店,超级棒哟!)晚餐后,走到 rue montorgueil 散步逛餐馆,因为 shuyu 的 “blingblingbling高级珠宝学校” 就在这带,所以说常来这里吃午餐,然后她激动万分地推荐,Mon Thaï 正宗到乱乱跳。

我疑心一起,心里想:对 shuyu,要抱有一贯的怀疑 ….

哈哈哈

当时,shuyu 一说完,我就冲进去餐馆,并且从salad bars 上拿走一个 cheesecake ananas ( 黃梨cheesecake),回家吃了点,觉得也不是很差,可是没有吃完,丢给香港人,几天后我就拉着生病的zhikai过去,信誓旦旦地说

[喂…. 喝了泰国酸辣汤,你的病…. 就会好了…. ]

对我,zhikai 的心中,也要抱有一贯的怀疑…

pad thaï 甜到我受不了。我来到上海了?

说、好、的 street food 呢?

吃了一半就推给病情愈发严重的那个他。。。

哇,泰国酸辣汤,不如叫做泰国算啦汤。

又是甜汤一枚,只是在 6,9 欧的算啦汤中里,竟然有吃不完的虾,太神奇啦。是怎样。

Green curry

Cabillaud au curry vert … 什么 green curry,跟日本咖喱一样甜,甜到一种境界。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Soupe de poulet au citronelle

最后我用所有报答shuyu的爱,再点了另外一种酸辣汤,也是 shuyu 最坚持的 citronelle ( 香茅),她号称巴黎很难吃到正宗有放citronelle 的泰餐

就算是我家开给法国人的泰国餐厅,也进 citronelle 咧。完全就不是泰国餐的重点,街边小吃的重点有千千万万,不过对我来说要做到最起码的,只有酸辣,别无其他,有没有。那种泰国餐可以挑起味蕾的神奇,是无人能及的,单是想到泰餐酸辣,我现在就写饿了。

申明下我不讨厌这个地方,位置方便,饿的时候来这里可以吃点热的 wok ,只此优点,别无其他哟。

Monthaï – Street Food (site)
84 rue Montorgueil
75002, Paris

Zinc Opéra

Opera 附近的一间摩登餐厅,在 mois de gastronomie ( 是吗?我忘记那个 fete 的名字了)时可以半价,可是我怎么我觉得它就值那个半价的价钱捏。

只要是 carpaccio 永远都不会让我讨厌。确实也好吃。

以为是 terrine de viande 吧?不是的,是 gelée, 我觉得 gelée 很恶心,channe 吃一半就不吃了。

普通到……. 感觉不会再叫了。

应该是 filet poulet 吧不记得确切菜名,channe 说自己能做得更好(hmm)所以还是好吃。

月球一样的 caramel boule + pain perdu =)

环境很好,印象很好,餐厅很长大,装修很舒服。最后我们吃了一个人不到20欧,但就这样普通稍微大名气一点的 bistro 也是这个价钱,所以不认为是真的半价,但我是真的没有不喜欢菜式,还是很精致的。

Zinc Opera
8 Rue de Hanovre
75002 Paris

Momonoki ももの木

有一段时间,我自己 fetish tonkatsu 了起来,到处找 tonkatsu 吃,有一天 Min 说她发现我从来没有去过 Momonoki… 因为她觉得那里是全巴黎最好吃的 Tonkatsu …

谁说我没有去过,我常常去, 可是momonoki 总是在关门 ,要不然都是在我吃完午饭的时候散步时经过。

Momonoki 是 Opera 的一个 gallerie 里靠近 rue saint augustin 出口的日式午餐店,虽然门面很小,可是白亮得吓人,可能是不习惯在法国看荧光白的灯,所以超级有好感啦 =)

那一天我和zhikai 闹心情,吵到一半时,我说不可以再吵了,不然我们就要来不及吃 Momonoki 了 >.<

小午餐店每天的营业时间只有一下子,要快点 >.<

min 很执着我一定要介绍他们的酱料,每个桌子上有3杯酱料:梅子酱、咖喱酱、(有待min补充)酱

炸猪排专用酱,有辛口,甜口以及味增味(最小罐的那个,也是min最喜欢的)

梦想成真!

虽然这是 min 最喜欢的日式炸猪排,可是我觉得新开的 Taishoken III 更好吃的样子。

让 zhikai 点了 tempura,因为我很想吃虾肉。

The ” I am good at chopstick ! ” shot.

Momonoki 是 Issé Workshop 旗下的其中一间餐厅,其它还包括了 Issé Workshop, Bizan, Izakaya Issé, 四家店都彼此临近。

Momonoki (site)
68 Passage Choiseul
75002 Paris, France

随意坊 Noodles Atelier

Harlow 我的全世界。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世界里!-- 我的全世界之歌

如果你认识我,就不要问这是什么了,如果你不认识我,就快点去贱人馆吃我从2007年吃到现在的 [红烧茄子+水煮鱼

不过也可以不相信我的舌头,反正我自己是吃遍各种企图挑战大师傅的餐馆,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师傅的随意坊。

大师傅,啥布!!

第一次吃那个站在拉面台拉面的戴眼镜师傅做的海鲜捞面,不错诶,比想象中好很多,我觉得很好吃耶,因为本来我不喜欢吃这种厚厚面的,我只喜欢粿条、河粉和广东细细面(Lo Mee)。

HORRRRRR ! 这个也很好吃耶,好大的几条大拉皮,必须马上列入他们家的必点清单之一

The ‘I am good at slurp slurp’ shot

 
随意坊 aka 贱人馆
162 Rue St Denis
75002 Paris

Taishoken

因为曾经和家是同条路,我常常到 taishoken 在  rue de colisée 上的分行吃饭,虽然他们家的东西一般般,除了wagyu 以外,但 wagyu 他们做得也不太好,非常难咬断,和10个人去10个人都咬不断。所以有时候我不是迫不得已,就很少过去,但这一次过去就他么的受大气了。但是和食物没关系,上菜上菜。

那天晚上和大美女点了几个小下酒菜,海带丝 concombre 还有干杯,和 mayonaise 配在一起非常鲜美。

但这个才是最最最好吃的哟。同样有海带丝、concombre和章鱼脚,配上 wasabi sauce,非常非常地香。

油炸类的很一般,硬生生吃完的。

炸了小章鱼,也是硬生生吃完的。

那天夜里,进到店里,遇到一个非常可怕的服务生,这个人是我见过极品里中的至高极品,进来被白眼不说,没有任何一句谢谢不说,点了酒也在桌上大力放杯,重点是我们在最后不过想加杯 choya 时都要被她吼,我要吼回她,但那么样的傻瓜,我真想自己去冰箱拿 choya 倒在她头上呀我,的,妈。是香港酒楼我就算了,人家就有那个气氛,一个日本哈腰馆子就不行,就,不,行。

Taishoken – 27, rue de colisée, 8ème / 40, rue sainte-anne, 2 è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