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ish Infiniment Café

这次的 Fetish Infiniment Café,那个其实最重要的塔还没有买。。后来我发现我最有兴趣的是他们的咖啡塔。平时的咖啡塔只叫做 Tarte Infiniment Café,Fetish 的时候 PH 出了两种咖啡塔,选不一样的咖啡豆做成,很有意思,还缺这两个塔我的系列就搜集完了。 华丽丽的先登场。 Emotion 在任何系列的超级好包装。 非常秀雅的样子,oh 说一说感想吧: 看到那层 gelee 了没有。咖啡 gelee,完全不能接受 (捉脸 !!!!!) 咖啡纯得非常酸,那个 PH 的巧克力和咖啡都非常的酸,因为太纯了。 gelee 酸酸的咖啡口感,疯掉,把 gelee… Read more “Fetish Infiniment Café”

Helmut Newcake

好久不见, Helmut Newcake 就像我上次说的,这是我吃过非常震惊的甜品店,打着 First Gluten-Free Bakery 的号召,在圣马丁附近的 boboland 的一间小 salon du t…. woohoo. 这个 aunty, 打自我和 minmin 进去开始,就好嫌疑地看着我们,打量个不停,我注意到你了,马达慕! 不带你这么偷窥的! 等我们的甜品上来时,她过来了!哈哈哈。 真是嗒,让我想到 [ who doesn’t shoot their… Read more “Helmut Newcake”

Café Craft

Encore et encore.. Café Craft  象图书馆吧,人人一台电脑。 这次的热饮非常不好喝,上次泡咖啡的那位下班了,吧,因为进门前看他坐在门口的凳子休息,后来就没看他进来过。 Rachel’s Cakes 竟然也提供抹茶蛋糕。我越来越崇拜你们了。

Ten Belles

我拉着 minmin 还没有进去,就在门口呆住了 那个不是 Téléscope 的猛男muah? 快看min min , 快看! 戴着帽子,酷酷的在吧台和萌男调情,我的眼睛瞪圆又深情,马上就被发现了,他萌萌地退开,另外一个萌男叫我进去,吸铁啊,咻咻! 进去爬楼坐下啦。 Ten Belles 的老板,Thomas Lehoux 之前在 caféothèque 当 barista,现在是 Frog Fight ( 巴黎 Barista 比赛)的主办人,反正是目前巴黎 barista 的小英雄。^^… Read more “Ten Belles”

Café Craft

继 Black Market 和 Téléscope 过后,巴黎我最三颗心的咖啡馆哟,或者说,超越前面两位。 这些小咖啡馆的雨后春笋(又雨后春笋 -.-), Coutume 身为妈妈,以后就真的属于游客区了,人那么多,拥挤、很吵还没有网络(重点!),而且 Emperor Norton 也会在这些咖啡馆轮流掌厨。 小咖啡馆的林立,大帅哥调咖啡,小清新上网 =很 okay一整个 很 okay !! 不同于其他小咖啡馆,Craft 的咖啡妈妈是远在18区的 Café Lomi ,也是巴黎供应咖啡豆的始祖辈,有空要去试试看。 为什么最喜欢 craft ,原因有二… Read more “Café Craft”

Kooka Boora

在开学前的一个月,实习后的一个月,人生终于有空档啦,那时我就快要天天都到不一样的咖啡馆坐坐,一天都没有办法在家里呆着,因为在家呆跟坐针毯一样,实在是外向到一个没有办法被拯救的地步。 巴黎现在有几家最出名的咖啡馆,都是一条线的作战,首先Coutume 是大家的妈妈,Lomi 是各位的祖母,由它们派咖啡,开着不一样的同风格分行:Téléscope, Black Market (previously Paradigme), Ten Belles, Bal Café, Kooka Boora 曾经和某人一起在 rue des martyrs 散步的时候经过 kooka boora,他说 [” 你竟然不知道 kooka boora ! ….… Read more “Kooka Boora”

Pozzetto — 冬天也要吃的冰淇淋

Pozzetto是一间只有12种冰淇淋口味的意大利冰淇淋馆,而且开门到晚上11pm,这很好也!虽然巴黎很多意大利冰淇淋馆, Gelato 来 Gelato 去,我也从巴黎吃到尼斯,从尼斯吃到意大利,但是这间我很肯定,就像 20 little cities 作者写的,冬天也想去吃的冰淇淋。 我们点了一个 Melon sorbet (哈密瓜), 3个 glace creme:Stracciatella, Gianduia, Fior di latte Gianduia 就是榛子巧克力,Fior di latte 其实就是牛奶,因为餐牌上注明着,如果顾客把 Gianduia 和… Read more “Pozzetto — 冬天也要吃的冰淇淋”

The 抹茶杂货

To YAODI昨天是你回国后的第一个星期天,知道你就快要和父母去日本了,我不但没有妒嫉,还在期待你可以玩得很开心。 我本来打算到京子去买一大堆日本零食的,可惜他们没有开,我就先去 Juji Ya 吃一个便当,这天我吃的是汉堡肉便当,还是很好吃哦!上面还有 Cheese ! 你从日本回来法国后一定要跟我去吃一次,要空着肚子去吃,然后告诉我 Juji Ya 的便当和东京的有没有差别! 为了凑足十六欧元可以付卡,我就到 Juji Ya 楼上买点杂货,我买了这个死零食,这是一个在全世界的日本杂货店都可以看到的臭零食,我一直没有买它的打算,直到最近我们餐馆开始把它放在旋转寿司的盘子上面,我看得心痒痒,就决定拿了一包。 你知道这包要多少钱么?要6,3欧元。我只能期盼它好吃了。 离开后我就到 K mart 买了几个零食,我发现K mart越来越韩国化,虽然他们本来就是韩国人开的,可是以前的日本零食已经逐渐减少,很明显减少,好多东西都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都是些韩国薯片,韩国饼干,去X的谁要吃这种没用的东西,我要我的日式抹茶零食! 好不容易挖到几个相关零食,艰辛,太艰辛了,外面还下大雨,整个超市都是拿着伞的人,地上都是水,还好你不在,不然你一定嚷嚷嚷。 做抹茶冰淇淋的制作粉,很特别吧 飞大野?LOL手卷羊羹,羊羹都可以做成手卷,亏日本人想得出来。看起来不怎么样,吃起来还真得不怎么样,我真的好想卖给我们餐馆,然后放在旋转寿司盘子上面去骗人。 之后我拿着伞,很不甘心的还走到Ace Mart去找抹茶零食。… Read more “The 抹茶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