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e Sang Boyer de Top Chef 2011

前个星期六 (四溅真的过得好快) yanyan 约我到一家酒店吃饭,我说不要啦,去 Robert&Louise 好不好? 好不容易说服她,结果 Robert&Louise 根本不给我吃,紧急情况之下,找到了Top Chef 2011 里进入决赛的 Pierre Sang Boyer 在 rue Oberkampf 开的一间有 tapas 形式之疑餐厅。 Pierre Sang Boyer 当时对被餐馆抛弃的我们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本身是不接受定位的,所以说当你受够定位的世界了。。。又想在环境好的地方吃好好吃的料理,他大! 餐厅7点开门,6点多我们就在外面排队等候,哈、哈哈。而且那天好冷。不过这条路上面的美食热点太劲爆啦,等待的时候可以四处晃晃面包店、海产店、乳酪店,etc etc…… Read more “Pierre Sang Boyer de Top Chef 2011”

Le Sot-l’y-Laisse

shuyu 的妈妈刚到法国第二天,shuyu 就放妈妈一个人在家,shuyu 你人很不好哟 (shuyu 真的要找人来黑掉这个网站了) 我和 Q&Y 讨论过后,就决定带 shuyu 的妈妈出来吃晚餐,并且立志 [把shuyu妈妈带好,成都就是我们的!](因为shuyu妈妈在成都是一个潮流明星咖啡馆的老板娘,超级酷!酷弊!了!)在网上看了这个又那个,讨论了很久,我们决定到一个很有名气的日本掌厨法餐, Le Sot-y-laisse …. 我们一到达一个好可爱娇小的日本妇女扭着腰走出来,一定要强调是扭着腰走出来,笑着招呼。shuyu 妈妈见着她来招待,心情就好得不得了,说她文雅热情大方…. 我们在推荐下喝了两种清酒,那个味道非常的清香,说不出来是什么,完全有好感,就是一喝就睁开眼睛 [哇不是吧竟然是这种感觉] 的味道,所以大家都很好奇的各自要了一杯。 还是Q厉害,Q回家就查出来,这是 Smap 的综艺节目里,妻木夫聪在 SMAPXSMAP 上推荐给稻桓武郎和木村拓哉 [越之华清酒],在日本网络掀起来讨论热潮。 哦开。。。。… Read more “Le Sot-l’y-Laisse”

Brunch 在™:Nicole et Simon

这是我和 Q&Y 的第一个 Brunch …….. 那一天真的很难忘,我们从早上吃到傍晚,虽然下了一整天的雨,可是那个好吃呀!拯救了全世界!!! 她们在 Figaroscope 的推荐下,找到了 Simone et Nicola…. OKAY 完全是没有听过的餐厅….. 不抱好感,但是非常希望和 Q&Y 见面 larrrrrrrrrrrr~ 到了餐厅,发现竟然只是一个很小的 epicerie,我心里就”我X!” , 而且老板还说:关门了… 我心里就 [ 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 ,这时候一个看起来超级象路人的意大利人,对我们说想吃饭要去另外一边,而且他的… Read more “Brunch 在™:Nicole et Simon”

DONG HUONG为平牛粉

我去过那么多间餐厅,不管好吃不好吃,这是所有餐厅里生意最火爆的一家,气氛和香港茶楼一样火爆。他的火,是从以前的一家小店,火到打通三间餐厅,还要让顾客站在厨房等座位的火。这里做的是越南金边的菜式,那天 shuyu 说想吃我最讨厌的 phõ , 我就带她来这里,来让她试试大家都说的这里正宗得不得了的牛粉。反正,不管他是不是正宗,我对越南菜很排斥,尤其是里面的那种多元香草、香料,我一闻就会受不了。冰冰冷冷的春卷我也非常讨厌。 不过因为常常要陪阿姨星期天出来吃饭,我还是要在那么多不好吃的越南菜里选一个我最喜欢的。这个小吃看起来象鸡蛋,其实是粉饼,上面的猪肉丝甜甜的,我通常再加上一碗小辣椒,一颗粉饼配一小匙辣椒,非常顺口。 他们家除了有正宗难吃的 phõ,还有不可思议难吃鸡饭。哟。真特么不知道火在哪里。 DONG HUONG 为平牛粉 14, Rue Louise Bonnet 75011 Paris

Le siffleur de Ballons

在 L’Ebauchoir 对面有一间也是他们老板开的 bar à vins, 我觉得是开来疏通 L’Ebauchoir 总是满座的客人。有一天我也进不了 L’Ebauchoir 就被疏通到这里来。这里没有大厨房,只有小吧台,每天有不一样的小菜单,几乎选择很少,酒单就非常丰富。 Tartine de poulet blablabla,样貌生硬是吧?其实很香脆,米阿母米阿母。 湿湿粘粘(aka 我最喜欢的口感)的 Gateau au chocolat. 和 L’Ebauchoir 一样都是属于邻里光顾的小餐厅,气氛很道地11区,很轻松,又是那种结合 Epicerie 的小 cantine… 话说shuyu… Read more “Le siffleur de Ballons”

Clasico – empanadas y helados

是不是很像新马的 curry puff?!南美洲版本的curry puff叫 empanadas ,又根据不同国家又不同做法,这是阿根廷式的 empanadas。 有不同种类的阿根廷版curry puff,不一样的馅料,有不一样的形状 因为阿根廷食物都是西班牙语,我只知道选得的一个是牛肉,一个是fromage oignon,一个是 thon,配上超级无敌多 roquette 就对了!!! 味道当然不能和 curry puff 比,我觉得干干的,外皮不是脆的,也不软,吃得我嘴巴咬到酸,只能说很阿根廷。 menu midi 12.5 欧,有以上的plat 一分任选三种,还有水/阿根廷版本 badoit(超级大瓶,而且是喷枪式的倒法),再加一个 helados,阿根廷版本的glace ,选择超级无敌多,简直可以开一个专卖 glace 的餐厅。其实这就是专门只卖… Read more “Clasico – empanadas y helados”

Le temps au temps

那天我赶时间,再怎么赶还是赶不到早上的stage,累死我了,就想到 bistro paul bert 速度吃一个午餐再说。突然经过了不起眼的小餐厅,我扫了一眼突然象被火烧了一下叫出来,这是我在 忠道的巴黎小站  看到他一直提起的 Le Temps au Temps 。 进去的时候,老板在里面说电话,非常小的salle,小的不能再小的。他听着电话知道我在等,干脆转过去继续说电话,拿着 agenda 写订位。我像一个讨食物的孩纸。餐厅很拥挤,老板要把整张桌子抬出来,我才能绕进去,等我坐下来过后,发现餐厅里都是以时钟为主题的摆设,很舒服的。 Filet de Cabillaud, pilal de blé tendre  虽然我不喜欢吃鱼,可是因为 menu midi 的—另一道菜我更加不喜欢 (joue de porc)… Read more “Le temps au temps”

40×60

有些人不喜欢吃在法国的意大利pizza,那种脆脆薄薄的饼。如果是法国人开的呢? 厚实得象蛋糕一样的面皮呢?miam miam!我那天找餐馆迷路的时候,经过了40X60,眼前一亮,想到在其他人的部落格读过他们的好评,尤其是他们的 pizza dough( 译成面包馅?)马上就冲进去了,miam miam 我进来的时候只有一桌子的人,所以我就打开双腿,一个人霸占了双人桌,不久过后,当客满,当满到外面都在排队的时候,我就被请走,请去挤到最角落头。 我得天呀。 每个下午,super mario陪我吃饭~~~~ 40×60是他们每次烤的尺寸,然后再按比例切开,最最大块的尺寸在49-66欧里不等。你可以根据图片选择不同的尺寸。当天有不一样的风味,还可以选择加料。我永远都是选加 roquette,那天想肉一把,就再加了一片 Parma ham Tadah~~~   这是 20×15 的 pizza,加料到来要8还是9欧。虽然看起来很小片,但因为很厚的关系,吃完非。。。常的撑。好吃!而且现场看着他们烤,不是黑黑在烤,是一个法国大帅厨在烤,很养眼呀!!! 老板和邻里非常的熟,每个人一进来跟他 bisous 个不停,我付一个钱从叫 l’addition 到等单子到等找钱要等他 bisous… Read more “40×60”

Caffe dei Cioppi

今天下课过后,我和同学坐在草地发懒,Valentine 问我:有没有人有经历,就是为了甜品才来一家餐厅,吃什么都是浮云,重点是为了甜品? 我 9 常常 4 这种人。 我在其他地方看到 Caffe dei Cioppi 的巧克力甜品介绍时,我就撞破脑袋也要过来吃甜品。 餐馆的位子在一个很幽静、不起眼的 couloir,拐进去也是一条死路,店里的座位才几张桌子,还有几个吧台的位子。完全小得让我会想:这还要做生意的吗。Caffe dei Cioppi 在 11区非常有名,班上的同学都认识的,就连中午都必须定位。 同学告诉我,这间餐厅的价格,已经从10欧到现在20几欧一个plat 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涨价那么高,还可以有那么多的人来跟我抢位子,我连续去了两天,第三天才有一个非常挤的吧台小角落可以坐。 我坐在吧台看二橱给我切上来的 Parma ham …. 就这样吃,冷冰冰又大肉肉,把我瞬间吃上火了,大中午的我自己跑来叫下酒菜,接着红着脸傻傻地回到教师。 Risotto au… Read more “Caffe dei Cioppi”

En Attendant l’Or

今年夏天在 AEXPMIL 当 stagiaire 是最难忘的日子,因为那段日子我发掘了 11 区,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巴黎里,如果只会说特色玛黒区,就太不特色廖,有木有?要说 11 区,要说 11 区!=P 那里都是艺术学校,设计学校,简单大方,这些楼里除了好多排整齐的 Mac大爷,在区里同时也有混杂的族群,可又不都是老黑老阿那种烦躁,有点破烂意大利的感觉。 那里有最好的意大利饺子,有老医院 Saint Antoine,有前星级大厨隐身的小小 boulangerie,有出名的青年旅馆,有最年轻的背包客。 下午吃饭时见,我本来要计划去 Au Vieux Chene 但不成功,我记得那天是 Jour Férié ,好多餐厅都关门,只好到这间等金子的餐厅 En Attendant… Read more “En Attendant 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