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e Sang Boyer de Top Chef 2011

前个星期六 (四溅真的过得好快) yanyan 约我到一家酒店吃饭,我说不要啦,去 Robert&Louise 好不好? 好不容易说服她,结果 Robert&Louise 根本不给我吃,紧急情况之下,找到了Top Chef 2011 里进入决赛的 Pierre Sang Boyer 在 rue Oberkampf 开的一间有 tapas 形式之疑餐厅。 Pierre Sang Boyer 当时对被餐馆抛弃的我们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本身是不接受定位的,所以说当你受够定位的世界了。。。又想在环境好的地方吃好好吃的料理,他大! 餐厅7点开门,6点多我们就在外面排队等候,哈、哈哈。而且那天好冷。不过这条路上面的美食热点太劲爆啦,等待的时候可以四处晃晃面包店、海产店、乳酪店,etc etc… 一进去就被安排到吧台上,正合 moi 意。 旁边的小帮手,正在听大帮手挖牛油的话,[这样子是两份,这样子是四份] 餐厅也是走 guilo 似路线,上菜没菜单,等吃完了再解释。 如果再加 30 欧,每道菜配各种酒。我只要了一杯,因为zhikai 不在,所以我只要了一杯,其实就算是要了一杯,等下也会被zhikai 骂,唉。 最惊艳的一次 velouté ,那个时候第一口喝的不是我,是 yanyan 带来的朋友,坐在我对面的说:哇 太好喝了 我放下相机开动了,马上用更高的分贝 哇 太好喝了 当时还没有吃完,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就在那里想里面那个口感是什么味道呢。 当时就很惊讶地说,就是菠萝蜜的种子,接着就在自我内心深层次震撼。 其实就是 : soupe de poivron, […]

Read More

Le Sot-l’y-Laisse

shuyu 的妈妈刚到法国第二天,shuyu 就放妈妈一个人在家,shuyu 你人很不好哟 (shuyu 真的要找人来黑掉这个网站了) 我和 Q&Y 讨论过后,就决定带 shuyu 的妈妈出来吃晚餐,并且立志 [把shuyu妈妈带好,成都就是我们的!](因为shuyu妈妈在成都是一个潮流明星咖啡馆的老板娘,超级酷!酷弊!了!)在网上看了这个又那个,讨论了很久,我们决定到一个很有名气的日本掌厨法餐, Le Sot-y-laisse …. 我们一到达一个好可爱娇小的日本妇女扭着腰走出来,一定要强调是扭着腰走出来,笑着招呼。shuyu 妈妈见着她来招待,心情就好得不得了,说她文雅热情大方…. 我们在推荐下喝了两种清酒,那个味道非常的清香,说不出来是什么,完全有好感,就是一喝就睁开眼睛 [哇不是吧竟然是这种感觉] 的味道,所以大家都很好奇的各自要了一杯。 还是Q厉害,Q回家就查出来,这是 Smap 的综艺节目里,妻木夫聪在 SMAPXSMAP 上推荐给稻桓武郎和木村拓哉 [越之华清酒],在日本网络掀起来讨论热潮。 哦开。。。。 鹅肝上面bling bling bling 的就是 jelly,很甜,整个配搭很好玩。 Médaillon de Foie Gras ‘maison’ toasts de campagne Fricassé de Sot-l’y-laisse aux girolles Sot-l’y-laisse 的炖肉块,超级香,第一名美味,这是今晚我最喜欢的一道菜,难怪是头道,因为一吃你就准备打开胃咕噜咕噜饿!太好吃了,咕! Pigeon entier rôti, chou vert farci aux champignon […]

Read More

Brunch 在™:Nicole et Simon

这是我和 Q&Y 的第一个 Brunch …….. 那一天真的很难忘,我们从早上吃到傍晚,虽然下了一整天的雨,可是那个好吃呀!拯救了全世界!!! 她们在 Figaroscope 的推荐下,找到了 Simone et Nicola…. OKAY 完全是没有听过的餐厅….. 不抱好感,但是非常希望和 Q&Y 见面 larrrrrrrrrrrr~ 到了餐厅,发现竟然只是一个很小的 epicerie,我心里就”我X!” , 而且老板还说:关门了… 我心里就 [ 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 ,这时候一个看起来超级象路人的意大利人,对我们说想吃饭要去另外一边,而且他的 pattern… 完全就是搭讪多过带位,哪里知道老板超级配合他,说让我们跟着他之类的,超级不靠谱啦一整个。 结果绕了一下街角,就进到一个超级无敌宽阔的空间! OPS OPS OPPPPPPPS ! 一坐下去,我还在思考的时候,Q 就对我说这是一份不用思考的 Brunch …. 因为所有食物份量已经配好了…. 当然还是可以选择咖啡或茶,橙汁或blabla汁 虽然我还不是很明白… 而且里面的服务生非常纯正意大利…. 可以不说话就不说话,一说话就说不通那种…. OKAY… salami, ham~ YOOOOO! 本来,或者,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这些都一次过上完了,就很平静地又无可奈何地想,这个臭法国,整天就做这些不三不四没三没四的东西就告诉我是 brunch… AIKS! 思量等下要去哪里吃。 DEH! ! Tadah !!! 超级诱惑人对吧?hiak […]

Read More

DONG HUONG为平牛粉

我去过那么多间餐厅,不管好吃不好吃,这是所有餐厅里生意最火爆的一家,气氛和香港茶楼一样火爆。他的火,是从以前的一家小店,火到打通三间餐厅,还要让顾客站在厨房等座位的火。这里做的是越南金边的菜式,那天 shuyu 说想吃我最讨厌的 phõ , 我就带她来这里,来让她试试大家都说的这里正宗得不得了的牛粉。反正,不管他是不是正宗,我对越南菜很排斥,尤其是里面的那种多元香草、香料,我一闻就会受不了。冰冰冷冷的春卷我也非常讨厌。 不过因为常常要陪阿姨星期天出来吃饭,我还是要在那么多不好吃的越南菜里选一个我最喜欢的。这个小吃看起来象鸡蛋,其实是粉饼,上面的猪肉丝甜甜的,我通常再加上一碗小辣椒,一颗粉饼配一小匙辣椒,非常顺口。 他们家除了有正宗难吃的 phõ,还有不可思议难吃鸡饭。哟。真特么不知道火在哪里。 DONG HUONG 为平牛粉 14, Rue Louise Bonnet 75011 Paris

Read More

Le siffleur de Ballons

在 L’Ebauchoir 对面有一间也是他们老板开的 bar à vins, 我觉得是开来疏通 L’Ebauchoir 总是满座的客人。有一天我也进不了 L’Ebauchoir 就被疏通到这里来。这里没有大厨房,只有小吧台,每天有不一样的小菜单,几乎选择很少,酒单就非常丰富。 Tartine de poulet blablabla,样貌生硬是吧?其实很香脆,米阿母米阿母。 湿湿粘粘(aka 我最喜欢的口感)的 Gateau au chocolat. 和 L’Ebauchoir 一样都是属于邻里光顾的小餐厅,气氛很道地11区,很轻松,又是那种结合 Epicerie 的小 cantine… 话说shuyu 嫌弃我没有好好写 food blog ,总是虎头蛇尾的结局,不应该这样对待好照片。可是因为我自己也是那种看照片不怎么关心文字的人,但看到 shuyu 因为认真写 blog 还拿了稿费,我开始为了这个反思很久,很久到我每次想到要去 update food blog,就会被shuyu 的教训蒙了一下,然后都不想再写了。shuyu 这个时候一定很激动,“ 冤枉啊!冤枉啊!” 。。。。 Le siffleur de ballons (site) 34, rue de Citeaux 75011 Paris

Read More

Clasico – empanadas y helados

是不是很像新马的 curry puff?!南美洲版本的curry puff叫 empanadas ,又根据不同国家又不同做法,这是阿根廷式的 empanadas。 有不同种类的阿根廷版curry puff,不一样的馅料,有不一样的形状 因为阿根廷食物都是西班牙语,我只知道选得的一个是牛肉,一个是fromage oignon,一个是 thon,配上超级无敌多 roquette 就对了!!! 味道当然不能和 curry puff 比,我觉得干干的,外皮不是脆的,也不软,吃得我嘴巴咬到酸,只能说很阿根廷。 menu midi 12.5 欧,有以上的plat 一分任选三种,还有水/阿根廷版本 badoit(超级大瓶,而且是喷枪式的倒法),再加一个 helados,阿根廷版本的glace ,选择超级无敌多,简直可以开一个专卖 glace 的餐厅。其实这就是专门只卖 empanadas 和 helados 的餐厅。 我当然是选择 Dulce de leche, aka Confiture de lait 的口味,因为比较少见。阿根廷式的冰淇淋真好~吃~ Clasico (site) 217, rue du Faubourg St Antoine 75011 Paris ps: Marais  也有分行,rue saintonge 上

Read More

Le temps au temps

那天我赶时间,再怎么赶还是赶不到早上的stage,累死我了,就想到 bistro paul bert 速度吃一个午餐再说。突然经过了不起眼的小餐厅,我扫了一眼突然象被火烧了一下叫出来,这是我在 忠道的巴黎小站  看到他一直提起的 Le Temps au Temps 。 进去的时候,老板在里面说电话,非常小的salle,小的不能再小的。他听着电话知道我在等,干脆转过去继续说电话,拿着 agenda 写订位。我像一个讨食物的孩纸。餐厅很拥挤,老板要把整张桌子抬出来,我才能绕进去,等我坐下来过后,发现餐厅里都是以时钟为主题的摆设,很舒服的。 Filet de Cabillaud, pilal de blé tendre  虽然我不喜欢吃鱼,可是因为 menu midi 的—另一道菜我更加不喜欢 (joue de porc) ;  真没想到那么好吃,和动漫一样,我带着不友善的表情吃了一口,然后就开始飞跃了起来,这是我迄今吃过最好吃的 鱼plat,而且我一看到 blé tendre 本来想肯定又是有机路线,为了健康下肚那种,结果不是的,非常的香喷喷,虽然看起来是豆,却比米饭还可口,味道赞疯掉。 甜品选了 Blanc-Manger coco, Dacquois aux amandes. 这是我第一次吃 blanc-manger,看起来像 panna cotta 吃起来也是挺像的,可是不一样,这个更软,而且制作的工程超级复杂: FRENCH BLANC-MANGER 真的吃得很开心,那么好的餐厅,menu midi 只要十几欧来着(13/16?),以水准而定完全在划算以上,划算!划算!重点是吃得满心满足 餐厅的位置在11区最有名的其中一条美食路上:Rue Paul Bert , 那里还有被评选最好吃的阿根廷餐厅,bistro paul […]

Read More

40×60

有些人不喜欢吃在法国的意大利pizza,那种脆脆薄薄的饼。如果是法国人开的呢? 厚实得象蛋糕一样的面皮呢?miam miam!我那天找餐馆迷路的时候,经过了40X60,眼前一亮,想到在其他人的部落格读过他们的好评,尤其是他们的 pizza dough( 译成面包馅?)马上就冲进去了,miam miam 我进来的时候只有一桌子的人,所以我就打开双腿,一个人霸占了双人桌,不久过后,当客满,当满到外面都在排队的时候,我就被请走,请去挤到最角落头。 我得天呀。 每个下午,super mario陪我吃饭~~~~ 40×60是他们每次烤的尺寸,然后再按比例切开,最最大块的尺寸在49-66欧里不等。你可以根据图片选择不同的尺寸。当天有不一样的风味,还可以选择加料。我永远都是选加 roquette,那天想肉一把,就再加了一片 Parma ham Tadah~~~   这是 20×15 的 pizza,加料到来要8还是9欧。虽然看起来很小片,但因为很厚的关系,吃完非。。。常的撑。好吃!而且现场看着他们烤,不是黑黑在烤,是一个法国大帅厨在烤,很养眼呀!!! 老板和邻里非常的熟,每个人一进来跟他 bisous 个不停,我付一个钱从叫 l’addition 到等单子到等找钱要等他 bisous 完毕才付得干净。 40X60 44 rue Trousseau 75011 Paris

Read More

Caffe dei Cioppi

今天下课过后,我和同学坐在草地发懒,Valentine 问我:有没有人有经历,就是为了甜品才来一家餐厅,吃什么都是浮云,重点是为了甜品? 我 9 常常 4 这种人。 我在其他地方看到 Caffe dei Cioppi 的巧克力甜品介绍时,我就撞破脑袋也要过来吃甜品。 餐馆的位子在一个很幽静、不起眼的 couloir,拐进去也是一条死路,店里的座位才几张桌子,还有几个吧台的位子。完全小得让我会想:这还要做生意的吗。Caffe dei Cioppi 在 11区非常有名,班上的同学都认识的,就连中午都必须定位。 同学告诉我,这间餐厅的价格,已经从10欧到现在20几欧一个plat 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涨价那么高,还可以有那么多的人来跟我抢位子,我连续去了两天,第三天才有一个非常挤的吧台小角落可以坐。 我坐在吧台看二橱给我切上来的 Parma ham …. 就这样吃,冷冰冰又大肉肉,把我瞬间吃上火了,大中午的我自己跑来叫下酒菜,接着红着脸傻傻地回到教师。 Risotto au taleggio et roquette  这盘子是平平,又广广一片,一片,没有任何深度。我一看到 risotto 心里想应该就是超级 lourde 的乳酪粥了,taleggio 是一种意大利乳酪。结果用汤匙一取,水一样的滑下来,里面除了白种一点绿的roquette 没有一点点liao是清淡稀稀的,竟然叫了这份 plat,16欧,我吃过最贵的粥。因为没感觉我胡椒和盐一直添,一吃完一股热气到耳朵来了。 吃了下来我的胃口涨得好不辛苦。甜品吃了 fondant chocolat, 没有吃到眼睛亮,没有吃到网络说的感动。我当作一般甜品吃完,火气突然上升到头脑,连一刻都待不住,匆匆忙忙付钱出门透气。 没有menu midi 的餐厅,一个人在午餐时间账单拿出来要40多欧,我天,这餐厅贵呀,加上那个吃起来满足/不满足的感觉,我有一种,被迫吃了一个外星人做的饭的感觉/买了男朋友的单,感觉很不好。一直在想,是我不该吃 plat charcuterie 么,是我不该吃 risotto 么? 我同学隔天和她同学再去吃了,回来时特别开心滴跟其他人汇报:今天去了非常好吃的意大利餐厅! 切。。。抿着嘴不明白。 caffè dei cioppi […]

Read More

En Attendant l’Or

今年夏天在 AEXPMIL 当 stagiaire 是最难忘的日子,因为那段日子我发掘了 11 区,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巴黎里,如果只会说特色玛黒区,就太不特色廖,有木有?要说 11 区,要说 11 区!=P 那里都是艺术学校,设计学校,简单大方,这些楼里除了好多排整齐的 Mac大爷,在区里同时也有混杂的族群,可又不都是老黑老阿那种烦躁,有点破烂意大利的感觉。 那里有最好的意大利饺子,有老医院 Saint Antoine,有前星级大厨隐身的小小 boulangerie,有出名的青年旅馆,有最年轻的背包客。 下午吃饭时见,我本来要计划去 Au Vieux Chene 但不成功,我记得那天是 Jour Férié ,好多餐厅都关门,只好到这间等金子的餐厅 En Attendant l’Or 吃乡村大沙拉,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前几个星期,和 Yaodi 因为吃了 Chez Papa 后我发誓下一个法餐不能是这种西南部菜,结果。。。 梦想成真的方法就是:不要发誓。 那个沙拉是 SALADE Aveyronaise ,Aveyron 也是个西南部地区,在Toulouse 北上一点,这间餐厅打得就是这个地区的菜。回到办公室后我打开网页一查,这餐厅原来名气不小,不过其实,这个小圈就是好餐馆的黄金地带,能住在这里不一定好,但能在这里工作是狂好的。 eg. AuVieux Chêne, Le Bistro Paul-Bert :游客书和非游客书都有的美食指标bistro, UNICO 阿根廷肉馆,  Soboa 意大利杂锦饺子店, La Cocotte 出名的概念epicerie,Le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