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aya 虎屋

Toraya = 日本的 Dalloyau

Advertisements

Blabla sur PH

最近我通过 Jing 认识一个在 PH 上班的蛋糕男,好喜欢这个蛋糕男啊,他中午下班后,就在巴黎到处走,探访其它 patissiers,这是我多么想做的职业。可是,我有其它的志向,虽然我会后悔(因为我现在都很纳闷),虽然我不能过自己最想过的生活(就是做蛋糕),唉,可是我还是根本没有办法放弃自己已经读的、曾经说好将来要做的。 最近到 Opera 那里的店拿包的时候,就顺便买了一盒有很多新口味的 macarons 还记得去年,一系列巧克力口味的 macarons 出现的时候,Jing 和我在 bread and roses 研究员工要背的材料资料,没想到现在还在,这款是 Chocolat Pérou 这个好玩,渐变系列。不过,这是什么了? (Jing快点出现!) 像 guilo guilo 一样,太多样化,太多更新,除非被震撼,不然象我那么懒惰的人很难记得自己吃过什么了。 Olive-Vanille… Read more “Blabla sur PH”

Arnaud Larher 终于拜访的 MOF 2

Arnaud Larher 被说成是蒙马特山丘上的一粒橙色星星。 因为那条路特别地漂亮,然后整家店铺又全漆上橙色,亮眼的橙色星星。 我那天买了很折腾的回家,又是一个大热天,隔天再拿去凡尔赛和 Yaodi 一起吃,里面的蛋糕是有多不容易呀,辛苦你们了,还好没有融完,不过也差不多了 -.- 已经奄奄一息的你,不好意思,Le Monté Cristo 这个一看就知道了吧,就是覆盆子和巧克力,一吃这个马上就想起 Jean Paul Hevin,做这个呀他们是在行得不行。 然后就是他们的明星产品 Ivore,有 white choc 的外壳,丝绒的Cream,中心是百香果和芒果 OMG L’Ivoire 我想做了,待会儿就想做一个耶。 这是我吃过最精致的 Tarte Au Citron… Read more “Arnaud Larher 终于拜访的 MOF 2”

Café Pouchkine

在 Printemps (春天百货公司) 的 RDC 开了应该快一年的 FASHION CAFE : Café POUCHKINE 由俄罗斯冷带来的新视觉效果,就像当初 Sadaharu AOKI 把日本和法国甜品凑合一块一样,这次是花丽丽的俄罗斯师傅 Emmanuel Ryon 的巴黎-莫斯科 之恋。(我恶心不恶心呀,还用到之恋) 为了两国蛋糕相恋友谊长久, 此俄罗斯大师发明了一种 Paris Brest : Paris-Moscou (视频里也有介绍) 非常漂亮,有一种俄罗斯香味 但此香不是食物的味道… Read more “Café Pouchkine”

Pain de Sucre

漂漂亮亮在 Rue Rambuteau 的 Pain de Sucre一直是很多住在巴黎的 Food Blogger 爱写的地方,所以我很冲忙着要去,不过它关门的时间挺多的。这家店最出名的地方是它七彩八色的 Marshmallows (法文叫 Guimauve),四方形的 Tarte ,用不正常的口味 ,做各种奇怪的几何形状 Pastries (摄影的最爱!),坐落在和它身份很符合的 Marais 我常去但它没有开的关系,我就忍着这份痛苦,直到3个月前带 Yaodi 去同条路上的 Berko 吃 Cheesecake 时,它才终于为我敞开小门。 各种人士的排队队伍… Read more “Pain de Sucre”

图…Ma…文…Ca…并…Rons…茂…

今天是由 Pierre Herme 主办的 Jour de Macarons 马卡洪之日,为了筹款帮助得病的小朋友而让每个顾客在每间店选3粒免费的macarons,会有工作人员拿捐款箱,在队伍中说服人群任意捐款。自从确定日期开始,我每天都以今天为目标。决心今日会吃完他们家所有的 collection items,绝对可耻的目标 … Pierre Herme 在巴黎遍布七间分行,我们今天排了6间,算是完成了7分之一的马卡洪马拉松。 以下是可耻的勾当行为,请过目 开始之前,我们先在歌剧院附近的国虎屋吃乌冬,免不了无奈地排队,但又很开心。 Yaodi 发现到国虎屋的 冷Udon 很极味,我也想试试,但最后我还是没有狠心点和她一样的东西,不能share的感觉很浪费。我们就一冷一热。 虽然我的乌冬看起来就是素面白开水。其实,白开水的味道,有水不可貌相地很咸很浓(为什么我说得很贬义的感觉=.=),很香很下胃,我吃完后没有发出不好吃的感慨,就是好吃。因为我是从小不喜欢吃汤面的人。 这是她极力推荐的冷乌冬。 虽然是一样的乌冬面,但是冷的就有Q劲,咬有弹劲。佐料除了tempura, 还一起tem了broccoli、tem了木薯。。几丰富都有一下。吃完她的后我在心里想,自己也要学习做冷面的酱,在家里偶尔贤惠一下。我感觉会做什么都不算,但一旦会做日本料理就会变得变态地贤惠啊,嘿嘿,必须趁着我还在哈日的法国。 接着准备去第一轮排队了,一离开店面阳光突然跳出来了 跟 Le… Read more “图…Ma…文…Ca…并…Rons…茂…”

Sadaharu Aoki 放桌子开 Salon du T 啦

真是2010年其中最好的消息之一。在去机场的几个小时前带 Mervyn 去了 Sadaharu Aoki 想买点甜品,没想到碰到他们的 Salon 开张,我和 Mervyn 就干脆坐下来喝咖啡吃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 Duomo Matcha Azuki 也顺便让Mervyn尝他们家总多 Macarons 里我最喜欢的4种口味: 抹茶、芥末、紫花、芝麻 其实今天有点失望,感觉 Duomo 是从冰冻格里拿出来的那般不太新鲜。但就是这样的口感,Mervyn 都觉得太好吃鸟。可见得平时有多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