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Conticini – Gateaux d’émotions

Philippe Conticini 的傲人复牌

Scoop me a cookie

我要说重点了,这家是 Scoop me a cookie 的厨房,我们吃的到刚刚出炉热烘烘的饼干,里面是软心的馅料,热乎乎的面团,本来我对软的 Cookie 是很无感,这一口下去我惊呼自己几乎很久没有吃到让我能说好好好好吃的甜品,觉得很感动。

Mori Yoshida

去了几次 Mori Yoshida,对他们的甜品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就是[都好!都好!]而已,已经找不到以前那种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去买你吃的冲动了。 在店里看过两次厨师走出来,店里的设计很白很简洁,每一个装潢象写着 [我是日本设计]。 没有一个甜品的名字我记得了哈。 这是一个 Sirop d’érable 主打的甜品,我非常喜欢 Sirop d’érable,蜜糖一样的感觉,听说非常养生*听说*,里面还有 caramel beurre salée 和巧克力,打底 biscuit 也很好吃。 这个在店里有注明必须在 45 分钟之内放进冰箱不然整个融。 还用说吗。 吃起来没有图片看得那么脆。失望。 长相很中秋节快乐的样子。很像是 darjeeling tea mousse 之类之类的,忘记了。很惊讶的很不好吃,一半没有吃完,疯掉。… Read more “Mori Yoshida”

Pierre Hermé : Fetish Saint-Honoré

不记得去年有没有这个 Fetish 了,反正今年是赶上了,忘了是几月份,很多口味的 Saint- Honoré,只尝了 2 个。 小想法是,自己一直以来对 Saint-Honoré 上太过硬的糖浆没有什么好感,吃的时候也会拆掉。基本上 Jacques Génin 和  LPDR 做的 Saint-Honoré 口感很像。 最好吃的是 Ispahan ,很出色,吃完巧克力后本来想尝两口收起来,但是就是吃完了,真好吃。 Carrément Chocolat 一直忽略的口味,今年不敢忽略了。 果然是不喜欢,因为巧克力的味道纯得酸,我最怕这种纯法,我承认自己是不会吃巧克力的人。不过我中学的时候,或者到现在为止,我回国的时候朋友还会叫我 [巧克力],中学时很喜欢吃巧克力喜欢到闻名。 毕业后来法国反而对纯正的巧克力无感/别扭,偶尔回国的时候又嫌弃那些巧克力不纯。好扭曲啊。

Cyril Lignac

自从我五月初搬家到现在,遇到很多不顺利的事情,比如说被搬家时被盗窃,搬家后合同出问题,最后是地方太小。 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很靠近很靠近  Rue Paul Bert, 在我心中 rue Paul Bert 就是 rue Nom Nom ,走过去大概只要5分钟哟! 在街角有一间 Cyril Lignac,就是 Top Chef 里的那个南方来的裁判,Pain 的发音很奇怪那个。 很多乳头的 Tarte au citron 是不是很可爱呀? Paris… Read more “Cyril Lignac”

Kaffeehaus – la meilleure forêt noire

我一直不知道(常常这样),阿姨每次去 Ternes 那里的 marché 带回来的 forêt Noire,就是卖者鼎鼎大名的 la meilleure forêt noire :  Kaffeehaus (我猜就是 coffee house 的意思) Q 去年借我一本 Paris pour les Hommes,我在里面看到 Kaffeehaus 的时候印象就很深刻(看到 meilleure 就会自动存档),那天陪阿姨去… Read more “Kaffeehaus – la meilleure forêt noire”

Fetish Citron – Pierre Hermé

现在,我有至少 20 来个 post 是在 draft 里面的,每次打开 dashboard 看到这些未处理。。。我就有那种症。就像平时考试如果没有先把家里打扫到人神共愤,我就会读不下书。逃避啊,直到我的电脑就快要被1万张照片侵蚀了,我才愤愤不平的要做一个大扫除。 我之所以搁着去年的 Fetish Citron,是因为我觉得太酸了,酸到我心痛。。。 其实,我本来很喜欢吃 Tarte Citron 的,2011 年的时候,我还有一个 projet non-professionel,就是把全巴黎的 Tarte Citron 吃完,我至少吃了 20 家不一样的 tarte citron,以上。 也就是说我整个暑假就在忙着吃… Read more “Fetish Citron – Pierre Hermé”